fl8q9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逍遙小地主 愛下-第四百八十四章 我本俗人閲讀-4a5tq

逍遙小地主
小說推薦逍遙小地主
女人的心是个很奇妙的事物。
殇与伤 怨幕
边蓉儿回到客栈的时候神色极为萧索。
她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中的自己,伸出手来摸了摸冰凉的脸蛋,肌肤依然光泽柔嫩充满了弹性。
她的五官很精致,身材很妙曼,哪怕穿着这一身貂裘,也掩盖不住她胸前的骄傲。
她是夷国太临城边府的小姐,自幼接受了极好的教育,也赋予了她极大的自信。
可今夜,她的自信却被傅小官碾压得粉碎,几乎荡然无存。
傅小官居然真的就是请她吃了一顿饭!
原本还担心着傅小官吃了饭喝了酒会作出令她这一辈子都再也无法抬头的事,所以她极力想要将自己灌醉,因为那样或许自己的心里会好受一些。
可她未曾料到傅小官居然不准她再喝酒,然后就这样送自己下了四方楼——
什么都没有发生,居然什么都没有发生!
他是看不上我?
武佛 酒肉沙僧
他的三个妻子据说是这上京的三美,可自己这姿颜在太临城也是极佳的呀!
他为什么看不上我?
他凭什么看不上我?
边蓉儿脸上的桃红还未曾消减,那双原本清亮的眼中带着一缕淡淡的血丝儿,让她更加的妖艳。
原本对傅小官憎恶抗拒的心里便在这时候发生了改变,她甚至希望真的发生了一些是什么,那样至少证明了自己还有一点价值。
可现在……这皮囊好像入不了人家的眼。
边牧鱼和鄢良择此时走了进来,看着神色落寞的边蓉儿,心里都咯噔一下。
鄢良择来到了边蓉儿的侧面,躬身一礼:“本宫谢蓉儿妹妹,待本宫登基之日,定给蓉儿妹妹一世富贵!”
边蓉儿挤出了一抹微笑转身看向鄢良择,“殿下之美意蓉儿心领了,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子的……”
也許結局沒那麽糟 姊曉
“他……没有动我。”
边牧鱼眉间一蹙,连忙问道:“事情可成了?”
边蓉儿想了想,这事是成了呢还是没成呢?席间傅小官的话模棱两可,每每追问这谈判的日子,他都顾左右而言他,所以这事算是没成。
可他又答应了红袖招之邀约,那么这事也算是成了吧?
“十二月二十,女儿将在红袖招设宴宴请傅公子。三十万两银票送出去了,但谈判的日子,他说年前实在太忙,等过了年之后,再慢慢来谈。”
明天:你是否还记得我
鄢良择一怔,年后再慢慢谈,这等不及了啊!
今儿是十二月十五,距离红袖招之约还有五天,五天后傅小官一死,这谈判正使就得换人,只要换了人,这事儿也就好办了。
“无论如何蓉儿妹妹辛苦了,红袖招之事,我们不能将希望完全放在童颜身上,傅小官身边随时跟着道院的大师兄,所以要想刺杀傅小官是极难的事情,所以这件事得拟定一个周密的计划!”
雨花台这间客栈的灯彻夜未灭,傅小官回到傅府之后兴致盎然将董书兰和燕小楼好一顿折腾,这傅府的灯,也灭得很晚。
第二日一大早傅小官满血满蓝再次复活,一番晨练之后哈哈大笑下了床。
大雪依旧,玄武湖又被冰封。
萌妃在上:妖孽王爺請走開 瀧小西
暗淡晨光中傅小官看见苏苏正盘膝坐在大院的雪地中。
前妻请嫁给我
她依然穿着一身单薄麻衣,依然没有穿鞋子,可她的身上却升腾着袅袅雾气。
傅小官好奇的走了过去,苏苏睁开眼看了他一眼,又徐徐闭上,继续修炼她的内功。
“这么冷的天,你也不多睡会?”
苏苏没有睁眼,撇了撇嘴,心想大清早你弄出那番动静,让我怎能睡得着?
“我练这九阳心经,怎么就没你这番声势呢?”
“因为你太弱了!”
此情可待 也縱
额,傅小官摸了摸鼻子,这些日子忙着商业部的事,也忙着安排过年的事,倒是真把练武这事给耽误了。
于是他也在苏苏的对面坐下,徐徐闭目,凝神静气,按照九阳心经之功法修炼了起来。
没有坚持一炷香的功夫,他睁开了眼,太特么冷了!
你在我不愿醒来的梦里 蹦蹦入侵
看来自己果真不是练武的料啊!
他站起来拍拍屁股正要走人,还得给白玉莲去一封信,也得给驻扎在平陵的陈破去一封信,另外就是得给苏墨送一份信。
我本俗人一个,这习武果然是无缘的。
他刚刚抬腿迈出两步,身后忽然有动静传来,他转身看去,愕然张大了嘴:
苏苏身旁的雪居然又狂暴了起来!
前妻吻上瘾
无论是天上落下的雪还是她身旁方圆数米的雪,此刻都仿佛受到了某种牵引,尽皆向苏苏飞了过去。
就在傅小官愣神的那一瞬间,苏苏又一次被积雪包裹,而这动静比去岁时候来得更大。
傅小官连退了十步。
苏苏就像一个吸尘器,此刻这偌大院子里的积雪居然悉数向她涌去,而且看起来这才仅仅是个开始。
大师兄苏珏出现在了傅小官的身旁,脸上颇为欣喜,三师姐苏柔也出现在了对面的房顶上,她依然绣着花儿,可那张脸上分明带着一抹娇艳的红。
傅小官以为苏柔脸上的红是被冷的,倒是没有在意,苏珏正了正冠帽,低声说道:“六师妹这是又要突破了。”
“她……突破了之后是什么境界?”
“一流!”
傅小官闭上了嘴,苏苏是练武之奇才,自己这废材就莫要拿她相比了。
“苏墨和桃花在观里成了亲,受了晏家那双修之法花开二度的润泽,他而今……也是一流了。”
傅小官觉得大师兄不厚道,这大清早的说这膈应人的事干啥?
壞小子是我的王子 紫星
“小师弟啊,虽然师傅说你练的是天下,可大师兄还是认为你也莫要荒废了练自身。”
“……”
这院子里的雪被苏苏给吸得一干二净,苏苏这次可不是变成了一个雪人,而是变成了一座小小的雪山。
这让傅小官有些担心,倒不是苏苏会不会在里面被憋死或者冷死,而是她破冰而出的那一刻,会不会威力太大,把这院子给震碎了。
傅小官觉得眼不见心不烦,转身走了出去,陪着三个娘子美美的吃了早餐,叫上苏墨,往皇宫而去。
他得去商业部看看那帮家伙,捣鼓了这么一些日子,那些律法可有了眉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