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1ry2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近身狂婿 起點-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我要他好看!讀書-a8g0d

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
陈生闻言,却耸肩道:“林万里的生死,我不在乎。也不感兴趣。”
陈生关心的,是林幽妙的安危,是林幽妙的生死。
官家在他的眼前把林幽妙带走。而且气势汹汹。摆明了就是要拿她当人质去和林万里谈判。
如果林万里铁了心不放人,林幽妙性命危已。
“我说的是,林万里必死无疑。”楚云目光冷厉地说道。
“他和官家闹翻了。还囚禁了官世恒。官家当然不会放过他。”陈生撇嘴道。“您能不能说点有用的,说点我不知道的?”
“或者干脆给我下达一点指令。我得顾全林小姐的安危。最好是从官家手里,把人接回来。”陈生说道。
“官家只带走林幽妙一人吗?”楚云深吸一口冷气。
他的身体极度疲惫。
但事关林幽妙的安危,他不得不打起精神。
“别人我也不关心啊。”陈生说罢。立刻挂断电话去查。
半小时后,电话再度打通。
陈生汇报道:“还有林千寻。就是那个极有可能成为林家掌舵人的林万里藏在古堡中的儿子。”
三国之刘尚传
“官家费了一些功夫,损失了一些人。才把林千寻给控制起来。”陈生说道。
“嗯。你先待命。没有我的消息,不要轻举妄动。”楚云淡淡说道。
exo或许是你 凡小梦
“不管了?”陈生说道。“林小姐可是为了你,连自己老子都不认了。她对你可是一片赤诚啊。”
“你快闭嘴吧。我现在累的连翻个身都困难。少在我耳边唧唧歪歪。”楚云径直挂断了电话。
然后,他给洪十三发了一条短信。
短信内容言简意赅,只有三个字。
保住她。
然后,他昏头睡去。
这场猎杀任务只是开始。
誰的青春都算數 萬古狷狂
后续,还有更多的精彩大戏等待着他。
他必须养精蓄锐,必须养足精神头。
有洪十三在,楚云不认为官家有人能够动她。
有洪十三在,林幽妙性命大可无忧。
但目前来说,楚云并没有太着急。也不会让洪十三轻举妄动。
他猜测,林万里没那么傻。
也不会脑袋一热,就和官家闹翻。
他必定有全盘计划。
也必定做好了万全准备。
猎杀任务,对他而言,也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他筹备这么久。动了那么多心思,岂会轻易被人一脚踢出局?
他很了解林万里。
这个断了一条胳膊,都没放弃野心的男人,城府至深,不可小觑。
……
凌晨四点半。
林万里收到一份礼物。
一份官家送来的礼物。
礼物的盒子,十分精美。
可即便隔得极为遥远,他也能嗅到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礼物就放在贵宾室。
放在林万里和官世恒喝茶的茶几上。
“这是我父亲送给你的礼物。”官世恒薄唇微张,气定神闲地说道。“我刚刚收到消息。应该是被你视作接班人的儿子的。”
“嗯。”林万里微微点头。也没有任何迟疑。打开了礼盒。
礼盒内,放了两根手指。
而且是两根大拇指。
两只手都没了大拇指,这对任何人而言,都是极难接受的创伤。
丐幫是我家
尤其是对于未来要继承林家的林千寻。
血淋淋的大拇指,画面血腥,充满了狰狞与恐怖感。
林万里却面无表情地直视礼盒中的大拇指。平静说道:“帮我给你父亲传个话,没必要折磨我儿子。直接杀了他便是。”
原本以为掌握住主动权的官世恒神色陡变,匪夷所思地盯着林万里:“你确定?”
“你们一定也控制住了和我脱离关系的女儿,林幽妙。对吗?”林万里反问道。“都杀了吧。没必要拿他们和我谈条件。你只需要记住一点,今天你父亲如何折磨我的儿子。一周后,我会用相同的手段,折磨你。”
大唐咸鱼
官世恒有点坐不住了。
这林万里是不是疯了?
儿子被人斩断两根手指,并且亲自送到他的面前。
他竟也可以无动于衷?
而且催促官家尽快杀了他的儿子?
并且,一周后,他会用相同的手段,来折磨自己。
坦白说。
官世恒的内心有些发颤。
危机意识,瞬间侵袭浑身。
他神色微变,直勾勾盯着林万里:“没了儿子,就算你重振了林家,又有什么意义?”
“不能重振林家,我就算有再多儿女,也毫无意义。”林万里斩钉截铁地说道。“没人知道他们是谁,他们也无法得到任何存在感。更加不会有人知道,他们姓林。是林家血脉。”
“疯子!”官世恒吐出一口浊气。咒骂道。“你他妈是不是脑子有病?”
“时候不早了。”林万里缓缓起身道。“官大少早点休息吧。我得去补一觉。万一你父亲同意了,我得给予最大的尊重,以最好的精神状态,去会见令尊大人。”
重生之超級學生 邪無恨
……
“失败了。”
邓韵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表情,更是充满了挣扎于矛盾。
“这林万里就是他妈一个疯子!虎毒不食子,他连自己的儿子,被视作接班人的林千寻都不顾了!”邓韵少见的情绪失控。重重抽了一口烟,骂道。“甘霖,你见过像林万里这样的牲口吗?”
甘霖摇摇头:“他的确是个魔鬼。”
纵然是军方人物。
甘霖也觉得这林万里太离谱了。
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攻破这道防线。
叮叮。
邓韵的电话铃声响起。
他看了眼来电显示,很快接通了。
“林千寻提议要亲自和他父亲谈。”电话那头传来心腹的汇报。“他说他有把握劝服林万里。”
邓韵沉凝了片刻,亲自下达指令:“给他喂药。谈不成,他也就不必出来了。”
“是。”
挂断电话。
邓韵脸色阴沉道:“我还真不信林万里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儿子死在面前!”
甘霖闻言,却微微皱眉道:“这么做,会不会太过了?”
“官家下了死命令。我不得不这么做。”邓韵咬牙说道。“捞不出官大少。咱俩都将在官家派系失去地位,从此站不住脚。”
甘霖吐出口浊气。点头说道:“也只能如此了。”
“我和你打个赌。林万里绝对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儿子去死。他一定会亲自把我们请回去。”邓韵目露寒光。“到那时,我要他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