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 撿到一隻始皇帝 起點-第三百三十三章 驅逐姬丹讀書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捡到一只始皇帝
当甘罗返回咸阳的时候,他已经成为了咸阳内众人皆知的人物。大概是因为丞相府内有一位唠叨的史令,国内的消息总是传播的很快,包括甘罗出使赵国,为秦国拿回十六座城池的事情,更是成为了咸阳内的官吏们所好奇的一个话题,尤其是甘罗的年纪,他今年不过十二岁,就能有这样的功劳,这更是让人惊讶。
正在水泽边寻找蝗虫卵,想要查证更多关于蝗虫的信息的赵括,在得知甘罗的举动之后,也是不由得的感慨道:“有远大志向的人不在乎多大的年龄,心中没有志向和理想的人即便是活到百岁也是白活。”,秦王是非常开心的,他召集了群臣,在王宫内接见了甘罗。
甘罗站在群臣当中,却不再像赵国那样的洒脱,看起来有些拘束,有些紧张,他不安的低着头,在谒者高呼他的名字的时候,他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随后方才朝着秦王行礼,又险些摔了一跤,他这样的行为,却是让群臣都有些失望,群臣本以为能看到武成君所说的有志者,却没有想到,他如此的惶恐失态。
吕不韦坐在一旁,眯着双眼,沉思了许久,也没有言语。
而秦王始终还是笑着,又劝慰道:“您不必紧张,您有胆魄出使赵国,孤身一人也不害怕,为什么如今却如此的不安呢?难道是因为寡人比赵王要残暴嘛?还是因为坐在这里的群臣长相凶残呢?”,群臣忍不住的轻笑了起来,而甘罗却结结巴巴的说道:“我前往赵国的时候之所以不惧怕,是因为赵国惧怕秦国的缘故。”
“如今坐在这里的是天下最有权势的君王,以及最强大的国家的大臣,我又怎么能不害怕呢?”
秦王哈哈大笑,这才说道:“好啊,诸君认为,该要如何来赏赐他呢?”,群臣便商谈了起来,有的人觉得可以给他增加爵位,也有的人觉得可以赐予他官职…众人纷纷开口,吕不韦始终都没有开口,只是眯着双眼,心不在焉。秦王这才笑着看向了吕不韦,他问道:“丞相,您觉得,该如何赏赐他呢?”
吕不韦一愣,方才笑着说道:“甘罗为秦国夺回城池,是有功劳的…我看,应当赏赐给爵位,让他暂时在大臣的府下担任官职,磨砺自己…”
“这怎么能行呢?”,秦王直接开口打断了他,嬴政这才笑着说道:“甘罗有这样大的功劳,没有动用兵力就让秦国得到了土地,寡人要拜他为上卿..将栎阳的大片土地赏赐给他!就这样决定吧!”,吕不韦的嘴唇颤了颤,却没有说话,他点了点头,而群臣正要庆祝,忽又意识到了不对。
上卿是封君之下的爵位,可是大王并没有明确的说给与上卿里的哪个爵位,只是封为上卿,同时,赏赐栎阳的土地宅院,却不给任何的官职…这似乎是要甘罗给赶出咸阳….群臣还是纷纷恭贺甘罗,甘罗拜谢了秦王的重赏,这次的召见方才算是结束,当群臣离开之后,秦王的脸色方才渐渐变得肃穆。
他本来是想要通过甘罗来为自己造势,然后达到亲政的目的,可惜,这位甘罗还是不够聪明,他选择了错误的一个方向,当初面见自己那么沉稳的人,如今当着百官的面,却表现的如此稚嫩,让自己完全没有办法再鼓吹他,先前所安排的一切也都白费,这让嬴政实在是有些愤怒。
他本以为,同样年轻有着远大志向的甘罗,会选择自己,并且成为自己亲政的助手,他没有想到,连甘罗都不相信自己的能力,这是让嬴政最难以接受的,故而,在今天的朝议里,他也是表达出了自己对丞相的不满,先是询问了丞相的想法,再完全的驳倒了丞相的提议,直接将甘罗变相的驱逐出了咸阳。
就在这个时候,王翦和蒙武去而复返,在原先的安排之中,他们是最关键的人物,由王翦来提议秦王亲政,再由蒙武来带着其余少壮派来支持这个观点,利用甘罗的事迹来给秦王自己造势,这些时日里,秦王甚至还去见了狄,希望狄能宣传一下甘罗的实际,也是让秦人看看,年轻的人未必就做不出大事来,再让他们接受自己可以亲政的事实。
可惜,因为甘罗的不配合,这一切都不可能再继续施行了。
蒙武坐在秦王的身边,这才认真的说道:“大王,看来丞相是不愿意让您亲政的,最先接见甘罗的人正是丞相…他应该是提前交代好了这些。”,王翦却是摇着头,说道:“还不能如此断定,这有可能是甘罗本身的想法,他虽然年幼,可是心思缜密,他大概是不想参与到这件事里,方才如此。”
嬴政倒是没有在意,他只是摇着头,说道:“无碍…寡人已经到了可以参与操练的年纪…丞相也定然不敢继续拖延…”,嬴政很快就跳过了甘罗的事情,这才问起了河间的情况,在今年,嬴政正式的封吕不韦为文信侯,并且将河间的土地封给他作为食邑,当初异人许下的承诺,嬴政算是为他完成了。
吕不韦通过甘罗来扩大自己在河间的封地,这当然不是吕不韦为己谋私,这是秦国一个重要的战略,目前秦国已经切断了河北与河南之国的联系,随后就是不断的往各处钉钉子,将这些诸侯团团围住,瓦解,再一口吃掉…果然,吕不韦已经开始了迁徙计划,正在不断的充实河间的百姓,增加这里的防御力量,甚至连王龁都被派到了这里。
说起这些,秦王就无奈的摇着头,他是真的不明白,赵王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会愿意为了燕国那些并不重要的城池而放弃在河间的战略重地呢?不过,有这样的对手也是好事,嬴政记得父亲当初对各国的评价,自己可千万不能像他们那样,嬴政时刻都是在反省自己,正好有这些现成的反面教材。
在告别了自己这些重臣之后,嬴政这才离开了王宫,去见昌平君,昌平君正在府邸内读书,看到来拜访他的秦王,也是急忙起身拜见,两人行礼拜见之后,启这才皱着眉头问道:“丞相令丹返回燕国,派出武士来驱逐他,他正在收拾东西,您知道这件事嘛?”,嬴政迟疑了片刻,方才说道:“我知道这件事。”
“那您为什么不劝阻呢?”
“因为这是寡人的命令。”
启一愣,方才摇着头苦笑了起来,他问道:“即使让他回去,也应当是送走他,何必要驱逐呢?他毕竟是我们的朋友,如此无礼的将他驱逐出去,这真的合适嘛?”,嬴政摇着头说道:“燕王居然敢派人来质问秦国,诬陷秦国背叛盟友…这是对燕国的警告,而秦国对燕国的强硬态度,也能让赵王更加的安心…”
“唉…”
“您是觉得我太无情?”,秦王看着面前叹息的启,方才认真的说道:“这都是为了一王天下,是为了拯救天下的百姓,各国的征战,持续的越久,所造成的灾难也就越多…”
“您不担心老师会责怪您嘛?”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第三百三十三章 驅逐姬丹
“父亲他不在咸阳,何况,我这么做,都是为了贯彻父亲的理想…我要平息天下的战争,让天下人都成为秦人,不再互相残杀,让他们不愁吃喝,让他们不受寒冬的威胁!如今的诸国,虚弱不堪,这正是一王天下最好的时机,为了这样的霸业,先后有数代的秦国国君勤勉治国,更有无数的贤才为之奔波…我又怎么能迟疑呢?”
启许久都说不出话来。
而在此刻,燕太子丹就在府内整理收拾自己的东西,同时,他也是在等待着自己的朋友,可惜,他的朋友迟迟都没有到来,反而是身边的那些武士,都有些不耐烦了,他们暴躁的踢开了丹的那些包裹,又不断的推搡着丹,这对于一个国家的太子而言,大概是最大的侮辱,丹就这样被这些武士们推出了住宅。
送回质子和驱逐质子是完全不同的事情,送回质子通常是要送上礼物,安排车马来恭恭敬敬的将质子送回他的国家,而驱逐质子,那就是武士们拿着棍棒来将质子赶出国土,好在这些武士们并没有手持棍棒,只是不断的推搡着丹,将他弄上了马车,又将他的那些东西随意的丢在了一边,就让驭者将他送走。
武士们骑着骏马跟随在身后,监督着他。
丹摆弄着自己被弄歪的头冠,因为他身上的燕服,道路上的行人都是古怪的望着他,时不时的笑着,那些笑容,在丹看来,是那样的刺眼,他脸色涨红,倔强的抬起头来,怒视着那些路人,当马车即将离开咸阳的时候,丹还是在不断的回头,难道他的朋友们就真的不愿意来送自己吗?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当马车离开了咸阳的时候,丹终于低下了头,心里已经满是冰冷,就如燕国那样。
忽然,马车停了下来,丹在摇晃之下,险些摔了下去,他抬起头来,看向了前方,就看到两个年轻人,正笑眯眯的站在一旁,并不是秦王和启,是康和成蟜,大概是因为武成君,武士们没有为难他们,甚至停下来允许他们跟丹告别,成蟜看起来有些迟疑,不敢上前,而赵康就不在意这些,他走到了丹的身边,这才问道:“您要离开,为什么不跟我们告别呢?”
“父亲虽然不在,可是我,母亲,都在府内呀!”
丹迟疑了片刻,方才笑着说道:“时间匆忙,实在是来不及跟您告别…还请您向师母她们说一声,请宽恕我的过错。还有老师,请告诉他,让他保重身体…不要再总是在外奔波…”,赵康点了点头,这才说道:“好!我知道了!”,他又看向了周围的武士们,说道:“他是我父亲的弟子,谁敢羞辱他,就是羞辱我的父亲!这是要被处死的罪行!”
武士们脸色大变,急忙低着头,不敢言语。
赵康这才笑着对丹说道:“那我便走了,也请您保重身体,我是一直都很想要去燕国看看的,一直都听您说燕国的雪地非常的好玩,等我将来去燕国游玩,您要款待我的!”,丹点着头,说道:“一定。”
马车渐渐离开了,丹看着赵康带着他的兄长大步朝着咸阳走去,他的脸色渐渐变得坚毅起来,看着前方,笑了起来,心里的那股冰冷似乎也被驱散了。
赵康今天要送的人有点多,要送燕丹,还要送甘罗,甘罗也要离开咸阳,不过,他的待遇可就要好太多了,不仅是有随行的武士,还有照顾他的家臣,只是秦王所赏赐的礼物,他就装了七八辆马车,浩浩荡荡的。赵康有些好奇的看着这些礼物,这才说道:“这些礼物分我一些吧!”
甘罗自然是愿意分给他的,赵康也不客气,拿走了其中的一张强弓,还有一把精致的佩剑。
“我实在不明白,兄长为什么要让你离开呢?以后再踢球,我身边可就没有人再给我助攻了!”,赵康摇着头,甘罗笑着说道:“其实这也很好,丞相送了我不少的书籍,我可以去安心读书了,这些都是不错的书,你要不要拿上几本来看啊?”
赵康急忙摇着头,说道:“你那么爱读书,我怎么能拿走你心爱的东西呢,那不是君子应该做的事情,你还是自己拿着去读吧!”,两人又聊了片刻,甘罗也离开了咸阳,赵康叹息了一声,这才看向了身边的成蟜,说道:“最后还是只剩下了我们两个人啊,兄长这些时日也不回家了…他不回家没事,我不回家就要挨打,这是何其的不公啊!”
成蟜瞪了他一眼,方才说道:“这能一样吗?兄长不回家是在忙着处置政务,你不回家是在外惹祸了不敢回来,要是不揍你才不公平呢!父亲很快就要回来了,当初他离开之前让你背的书,你背完了吗?背不好可是要挨打的!”
“放心吧,我已经做好了准备…”
“我已经把父亲的那几条棍子都给弄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