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 線上看-第0732章 夏侯淵來襲(求月票)展示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从长阪坡开始
关平说他有个岳父还未娶亲的话,直接就让马超原地懵逼了。
因为母亲被杀,父亲颇为疼爱小妹,一直未曾让她早早出嫁,准备寻一个配得上她的佳婿。
只是在寻到之前,父亲又因病逝世,再加上渭水一战后,马家也算在陇右刚刚站稳脚跟。
故而一直未曾把马云禄的婚事再提上日程。
可是就算自己妹妹比关平大上了那么两三岁,也不至于与他岳父结成一对啊!
他岳父多大岁数了?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关平心里都没点数吗!
想都不要想!
亏我还拿他当成好兄弟。
他竟然想给他岳父找夫人,有这样当兄弟的吗?
那我妹妹的长相,那岂是寻常人能够配的上的,更何况还是一个老头子。
不行,此事绝对不行。
“将军不必这般迟疑,可以考虑考虑,我岳父乃是常山赵子龙!”
关平的话音刚落,马超微微挑眉。
他岳父是常山赵子龙?
那这件婚事,倒不是不可以考虑一二。
首先便是要与刘玄德挂上关系,那最直接最合适的联姻对象便是关平。
可惜关平已经成亲,我堂堂马家姑娘岂能在给旁人做小?
“我只是听闻你有两个夫人,还不知都是谁的女儿呢?”
“我的两位夫人都姓赵,一个是常山赵子龙的女儿,另一个则是江东赵爽的妹妹。”
马超端起酒杯:“所以你就只有一个岳父?”
“嗯,仅有一个,我岳父的性子那也是好的很,我只是提一提,还不知道我岳父能不能答应。”
“什么?”马超当即就把酒樽啪的一声放在矮案上:
“我堂堂马家的姑娘,你岳父竟然还要考虑考虑?”
“我岳父他性格较为谨慎,毕竟男女结成一对,还不是要互相看对了眼?”
“倒也是。”
马超颇为赞同的点点头,寻常男子还真的入不了他妹妹的眼。
“此事待到你回益州后,再与你岳父说一说。”
关平只是点头微笑,并未再这件事上说些什么。
现在大家是报团取暖,相互需要,联姻实属正常。
“对了,关贤弟,杨阜等人还没有下一步的动作,那阎温还要继续关着吗?”
马超有些迫不及待想要磨刀杀人立威了。
“这才几日,想必他们还没有商量出具体的对策。”
关平展开矮案上的地图道:“我们莫不如来说说将军你接下来还如何做吧?”
“哦,关贤弟还有何良策?”
马超对此露出极大的兴趣,他小学的就是行军打仗之事,对于如何安抚民生,他可当真是不太会。
否则也不会想要拉拢冀城本地的豪强,让他们为自己所用,进一步控制冀城。
“我听闻将军先祖马援,因凉州田牧,至有牛马羊数千头,谷数万斛,可否为真?”
马超点点头,这事应该是真的,反正都这么说,具体的时间太久,他也不是很清楚。
反正后来马家便没落了,要不然自己的父亲也不会娶羌女为妻。
“此乃农牧参半的方式,紧接着羌祸一起,这里大受影响。
再然后便是诸侯纷争,这里惨遭破坏,放眼望去,极少人家,我听闻敦煌竟然二十年没有太守?”
马超有些错愕,这事我怎么不知道?
怎么关平他连这个都晓得?
他们家一直都是在雍州槐里那里,已经十来年了,至于凉州这边,什么羌祸,什么叛乱,都没怎么加入。
现在的凉州实在是荒凉的不行,要不是渭水之战败了,马超才不会跑到陇右这边舔舐伤口呢。
到底谁的地盘才是凉州的,是我马超还是他关平。
“将军不知?”关平挑挑眉,随即解释道:
“来到一地自然要到处打听本土事情,理清这其中的豪强大户,免得被人给卖了。”
马超连连点头,心想辛亏自家老爹跟刘备有旧,要不然哪有机会能把关平给请来?
关平顿了顿又说道:“我们要想在冀城站稳脚跟,那便是抑制豪右,抚循贫羸,主张公平。”
“关贤弟,你就说如何做?”
“豪右大族田地有余,而小民无立锥之土,自然是要从豪右那里割补一些,贴补小民,让他们能够活下去。”
“所以我们要干掉这些豪右?”
马超心生疑惑,把这些人全都杀了,必然会造成极大的影响。
“当然不是由我们动手,他们自相残杀即可,死一半或者少一半,这些土地就空出来了。”
关平也没想着让马超在这打土豪分田地,要不然凉州士人皆是该反了他。
这是最为快速的法子,其实这里地广人稀,土地是不缺,但是新开荒必然需要很多的时间。
现在夏侯渊等人不会给你太多的时间,只能从豪右的蛋糕里拨出一些来。
“嗯,那我就等着他们叛乱,正好理由也有了。”
马超对于关平抑制豪强兼并土地的想法,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他听闻曹操在中原之地,便是这般做的。
只是他麾下多是军屯,那些人需要上交的粮食更多罢了。
从董卓开始,他们西凉军那就是从富户豪强手里抢财富,生活在这里的羌人胡人氐人皆是如此。
谁强大了,那便出去抢。
“最为重要的是将军要一直以汉室忠臣自居,借以招徕更多的汉人,壮大自身,同曹操反抗。”
“明白。”
“我再说三点,将军可自行决断。”
关平也想着要把凉州打造成一个标准的吸引火力点,为拿下汉中做出更多的准备。
“关贤弟有话直言。”
“第一,剪除一些豪强后,启用另一批声望卓著的人才,比如这次捐粮最多的几家子弟,在舆论和措施上压抑奸邪,伸张正气。
第二,打通并保护丝绸之路,发展贸易,满足胡商对丝绸的需求。
届时我可以说服我大伯父,让胡商买上蜀锦,然后将军再沿途收取赋税,谋取厚利。
第三便是重视刑狱,轻赋税,劝课农,兴修水利。”
马超听完之后,当即起身,冲着关平拱手道:“多谢关贤弟教我。”
关平则是起身还礼道:“将军不必如此,我现在帮你,你将来也要帮我。”
“一定。”
马超颇为郑重的说了一句,这种发展的东西,完全就没有人教过他。
他自从渭水之战后,一直想的就是要重新打回关中,夺回自己曾经失去的东西。
就是为了证明他不比韩遂那个老不死的差,要不是队友的拖累,他焉能有如此大败?
谁还没有个一雪前耻的心啊!
“那刘皇叔可是要拿下益州?”
“自然,届时再拿下汉中,到时候我们连在一起,一同攻打长安。”
马超表示清楚了,他自是知道汉中张鲁是没什么大志向的。
与张鲁进行更深度的合作,莫不如与刘备进行更好的合作。
最为重要的是,马超发现自己在谋划方面的心智,还不如关平。
那刘玄德麾下的卧龙凤雏二人,该是何等的谋士啊?
真想见一见呐。
杨阜府内,此时同样聚集了一大批人。
“王灵等三人怎么没来?”
赵昂则是拱手道:“义山,我大哥他们三人被马超委以重任,在清点粮食数目,核对入库。”
同样捐献粮草的众人,心中则是五味杂陈,一方面是肉痛,一方面是自家扬名之后,心底竟然有些许的暗爽。
石碑更是连夜被刻制,直接就树立在了城门四处,不得不说,马超还专门派人向过往的路人传播这些事。
毕竟认字只有少数人才晓得,官府发布什么榜单,更是需要基层小吏向百姓传达。
“皆是为了进一步取得马超的信任。”赵昂又补充了一句。
对此,杨阜心中有些不满,可赵昂与自己是坚定站在一起的,故而也不曾再说些什么了。
“诸位,突然叫各位前来,是有重要消息要告知大家。”
“何事?”
姜叙也有些纳闷,如此频繁的聚集,怕是会被盯上的。
“夏侯将军派人来消息了,说他正领兵赶来救援冀城。”
“什么?”
姜叙一下子就有些坐不住,这救援怕是来的有些晚。
否则便能前后夹击马超,好在马超还没有得到消息,有操作的空间。
众人听闻这个消息也是有些心惊,毕竟石碑才立上没几日呢。
各个家族的名声才传播起来,冀城百姓还等着马超放粮呢。
夏侯渊怎么来的如此之快?
他出兵不得请示曹丞相的吗?
“其中张郃将军率领步骑兵五千人马为前军,走陈仓,夏侯渊将军则是亲自督粮跟进。”
“此事为真?”梁宽有些不相信杨阜的话,遂直接说出自己的疑问:“此事不需要请示曹丞相吗?”
“哈哈。”杨阜摸着胡须笑道:“夏侯渊将军已然说了,此去邺城来回足有四千余里。
消息在路上耽搁如此长的时间,会让马超在冀城站稳脚跟。
如今救冀城乃是救急,夏侯将军则是没有请示,直接出兵救援冀城。
到时候我们里应外合,拿下冀城,夏侯将军他再把所有事和曹丞相说一说。”
“可是沿途路上皆是马超的兵将,我等在冀城无法施展身手。”
梁宽站起身来,仔细思索这件事的成功性。
除非张郃能够一路攻破马超的人马,到达冀城。
“可是这些羌人氐人也不是好对付的。”
“无妨,安定郡的杨秋会领兵前来骚扰,配合夏侯将军作战。”杨阜又补充了一句。
“如此安排便有可能翻盘,但还需要把马超钓出冀城,到时候我们便关门自保,让他回不得冀城。”
梁宽当即给出了主意。
杨阜同样站起身来说道:“待到马超得到消息后,我们便请命为先锋出去迎敌,届时各自据城叛乱,或者临阵倒戈。
无论马超是想要平叛,还是想要与夏侯将军对敌,皆是对我等有利。”
核心思想,就是他们要被马超先派出去,然后各自作战,再把马超骗出冀城,他们把城门一关。
马超便没了去处,连家人也全都能给制住。
“此计可行。”
姜叙率先点头,觉得杨阜的这个主意不错。
梁宽也是暗暗点头,这般规划,倒也中规中矩,关键是大家能不能取得马超的信任。
这才是最为重要的。
至于大家家族当中的子弟以及奴仆,足可以着甲,拉出来夺取冀城的城门控制权。
赵昂一时间有些犹豫,他想起大哥的话,杨阜说的这般肯定。
结局很美好,但是最终的结局会如杨阜所言的一样吗?
那关平可不是个省油的灯。
“伟章,你觉得呢?”
杨阜连忙看向自己这个昔日的坚定战友。
赵昂也是点点头,只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可是马超城外还有杨昂率领的援军。”梁宽突然说道:“若是马超出城,换杨昂进城,可于我等不利。”
“那我们想法子去驻守祁山,断其归路,借以恐吓汉中士卒。”
赵昂觉得自己有把握向马超请命去驻守祁山。
毕竟马超对自己以及自己的大哥,皆是有好感。
“正好,可以擒获关平,押送邺城。”姜叙攥了攥拳头,马超的援军一个都别想跑。
姜囧听到这话,顿时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的儿子稳了。
大可不必跟着关平前往益州去喝大儒学习,不安全,天下迟早是会被曹丞相给取得的。
大家几乎都是这般想的,否则也不会要一个劲的向曹丞相效忠,皆是为了以后的家族能够更好的发展。
“那我们就等着,马超得到夏侯将军来袭的消息。”
“汝父可还是在监狱当中呢。”赵昂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若是马超派你出去,你摇旗反叛,家人可以提前躲避,但是你父亲可就不一定能活了!”
杨阜沉默了一会道:“自古忠孝,岂能两全!”
赵昂点点头,就知道是这么个结果,白问。
没过两日,前方便有消息传来,说夏侯渊派遣张郃领兵五千先行从陈仓出来,急救冀城。
关平看着地图一时间有些疑惑,张郃竟然走的陈仓小道,直接沿着渭水来袭击冀城。
他怎么就不走街亭呢?
这里可是由关入陇的咽喉要地啊!
“关贤弟,我决定亲自出兵,前去截杀张郃。”马超杀气腾腾的看着地图。
“等等,我再问一遍,张郃当真是从陈仓小道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