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 《DARK時空》-第770章 一世人鑒賞

DARK時空
小說推薦DARK時空DARK时空
他两世的好兄弟,李涣自然不会将其忘记!
之前都没有时间来见他,现在有了时间,自然要见一见陆小侠。
陆小侠的顶头上司叫赵公明,是关明当初较为看重的一名师长,但是赵公明却是在虚空事件当中战死,关羽本来是打算找赵公明算账的,现在不用了,她已经让陆小侠代替赵公明,担任师长一职!
陆小侠现如今也算是第三安置营比较受关注的一个名人了。
毕竟他在迎战弃遗者大军的围攻时,可是指挥得当,冲锋在第一线,能够守下第三安置营南城门,他居功至伟。
而且,最关键的是,陆小侠现在极受关羽的重视!
而陆小侠的父母也是很幸运,被虚空事件笼罩,最后却是有惊无险地逃得两命。
李涣身形闪动,很快便是来到了陆小侠居住的地方。
陆小侠升了官,而且受了重视,居住的地方也是有了变化,从原来的地方变成了现在的小别墅,环境极好,甚至周围还颇为安静!
李涣并没有第一时间上前,而是静静地看着陆小侠一家。
“大侠,妈就说你是有出息的,怎么样?妈没说错吧!哈哈……”陆小侠的母亲此时极为高兴,一整天都是笑得合不拢嘴,完全没有了之前从虚空事件当中逃出来的畏惧神色。
“那是,也不看是谁儿子。”陆小侠的父亲平时比较沉稳,此时也是忍不住嘴角的笑意,开口开着玩笑地说道。
“最关键的是,咱们一家都还活着。”陆小侠也是流露出笑意来,开口说道。
“没错,大侠说得对!”陆小侠的父亲点头表示同意。
“对了大侠,你现在没有和阿岚好吧?”陆小侠的母亲眼珠子已转,开口问道。
“妈,我和阿岚真的没有感情基础,我对她没有感觉。我觉得,现在还是提升实力最为重要。”陆小侠犹豫了一下,还是觉得不要欺骗自己的母亲比较好,实话实说道。
“大侠她妈,孩子感情的事情,你就不要逼他了。”陆小侠的爸爸也是开口说道。
“你闭嘴。我啥时候逼孩子了?”陆小侠的母亲瞬间一瞪眼,陆小侠的爸爸当即不再说话。
看到自己老公老实了,陆小侠的母亲看向陆小侠,说道:“大侠,妈当然理解你,所以我不不逼你,你既然和阿岚不合适,那妈妈就继续给你寻摸其他女孩。”
“这该死的未来,好姑娘可是不多了啊。不过我儿子现在有本事了,自然不愁找到好姑娘。”
“好。”陆小侠张了张嘴,本来打算让他妈不要再给他介绍女孩子了,但是他妈能够退一步,不逼他和阿岚之间在一起,已经很不错了,他也就没有得寸进尺。
而且,他的妈妈一个人在未来当中也是没有其他事,喜欢替他在未来当中找寻好姑娘,毕竟未来爆发前的好姑娘就不好找了,未来爆发后的好姑娘,自然更不好找,能够找到好姑娘,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既然妈妈把这当作一件大事去办,那就让她办好了。
但是陆小侠的爸爸却是暗自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婆,摇了摇头,也没再说什么。
他可是知道自己老婆那点小心思的,显然是嫌弃阿岚的身份配不上大侠了。
可怜了阿岚,父亲战死,一个弱女子,在这未来当中,恐怕是活不长了,最起码……保不住自己的清白了。
陆小侠的爸爸想着,自己暗地里要帮阿岚一般。
“对了,大侠,你觉得陈首领咋样?”陆小侠的妈妈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道。
闻言,陆小侠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开口说道:“陈首领很好啊,既有能力,又有实力,人长得也漂亮。只是她父亲身死之后,感觉她整个人变得冷了很多。”
“那个……陈首领觉得你怎么样?”陆小侠的母亲再次开口问道。
“我?”陆小侠想了想,刚想说话,随即想到了什么,眉头倏然皱起,盯着自己的母亲,说道:“妈,所有人都知道,陈首领可是邪哥内定的女人,也只有邪哥能够配得上她。”
陆小侠的语气很坚定。
“你激动什么,我又没说让你和她发生什么。”陆小侠的母亲看到自己的儿子这么激动,当即颇为心虚地说道:“我只是关心你而已。不要忘了,你的前途,可都是在陈首领的手中。我关心一下你们之间的关系,怎么了?”
“邪哥,邪哥,你眼里只有李涣!”
说着,陆小侠的妈妈已然泫然欲泣。
看着自己的母亲此时的模样,陆小侠眉头皱得更紧,不过最后还是叹了一口气,说道:“妈,我误会你了,对不起。”
“李涣现在都不一定记得你了!”陆小侠的妈妈显然不是吃亏的主,此时看到儿子主动认错,当即也不打算轻易放过这件事,继续说道。
因为陆小侠的妈妈很清楚,陆小侠仍旧想要投靠李涣,在李涣手下办事。
关键是,李涣现在如日中天,无论是实力还是地位都是极为恐怖的存在,岂会将你放在眼里?
而且,当初选择远离李涣,可是她的主意!
“爸、妈,我还有事,先走了。”陆小侠当即也不犹豫,直接转身离开了。
“你……”陆小侠的妈妈显然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大的反应,当即想要开口说话,却是发现自己的儿子已经离开了。
“你看你儿子!”陆小侠的妈妈看向了自己的丈夫,想要抱怨,却是看到自己的丈夫已经摇头,不耐地看着自己,说道:“不自量力。”
“你……”陆小侠的妈妈还想说什么,陆小侠的爸爸也是转身离开。
“你们父子俩就会欺负我,嫁给你之后,我就……”
陆小侠的妈妈说了什么,陆小侠没有再去听,也没有心情去听了,再次叹了一口气,面露无奈之色。
然后,正当他准备会军营的时候,却是突然瞳孔一缩,呆立原地。
“……邪哥……”陆小侠还是率先喊道。
“怎么?这么久不喊,连邪哥都是喊不利索了?”李涣淡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