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小說 重生之緋聞女王-第二百八十五章:女王裝模作樣膈應人推薦

重生之緋聞女王
小說推薦重生之緋聞女王重生之绯闻女王
宁浛无奈地翻了个白眼,“有人模仿你,你就这态度?韩冰悠就是在搞你啊,你醒醒吧!”宁
好像是被气到了,宁浛深呼吸一下,一屁股坐在转椅上,惯性推着转移先后退去,靠在了落地窗前,她有气无力地说着:“你看看你以前,多么志气满满,充满干劲,浑身透着一股,谁挡在你面前你就杀谁的气质,怎么你现在还能变得这么佛系呢?”
秦若夭放下手中没吃完的半颗橙子,拍了拍手,说:“这不叫佛系,这叫不跟傻逼一般见识。”
“韩冰悠想做什么,我清楚,她自以为能用这种方法激到我。实在是太天真了!爸爸我哪是这么容易被刺激的!”秦若夭朝宁浛抛了个媚眼。
宁浛回了个白眼,“现在就等着你的照片了,能不能秒杀韩冰悠,就这把了!”
还没说完,秦若夭就从沙发起来,穿上外套,急急忙忙往外走。
“欸,你干嘛去?我不是给你请假了吗?这几天没你的戏。”宁浛赶紧叫住她。
“我不是去拍戏,是韩冰悠回公寓了。”
宁浛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她回公寓关你什么事?”
“她跟我住同一栋楼啊!”秦若夭粲然一笑,就哼着小曲离开了。
片刻之后,宁浛才露出狡黠的笑容,“真是个不隔应人不爽快的家伙,这是要到人家跟前去装逼啊!”
韩冰悠的确跟秦若夭住同一栋楼,前者在楼下,秦若夭住的,是SS级签约艺人才能入住的豪华顶层。
三十六一看到秦若夭来到停车场,就立刻上车发动保姆车,待人上车坐稳,便扬长而去,赶在了韩冰悠之前到了小区,秦若夭还特意慢慢走,等着韩冰悠进来。
“主人,韩冰悠下车了。”
157提醒一声,随性的叉开腿蹲在墙角的秦若夭站了起来,整理自己刚刚拍完宣传照片,还没有换下来的修身旗袍,站在电梯口凹造型。
三十六见此,忍不住抚额。
这排除万难也要膈应别人的德性真是跟那个女变态如出一辙啊!要不是那个女变态从来没有闹过绯闻,他都要怀疑秦若夭是不是那个女变态遗落在外的亲闺女了!
韩冰悠满载快乐回到公寓,但是在电梯前就看到了正在等电梯的秦若夭。
远远看着,佳人一身美艳旗袍,高开叉的裙摆露出美人修长匀称的双腿,美人站姿并不能算得上端端正正,靠着墙,右腿微曲,一手环胸,一手支起,抵着下巴,目光深邃妩媚地望着前方。
韩冰悠握了握拳,手中的外套差点就滑倒了地上。
莫名的,她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告诉自己,这才是真正的慵懒随性又不失性感的美人,而她的模仿,她的照片,她的挑衅不过是一场笑话!
不!
才不是!
秦若夭不就是仗着有白先生,有霍三爷,有季董——怎么这么多人撑腰——不过是个流连与各种男人之间的贱货罢了,哪有什么资格跟她相提并论?
她咬了咬牙,努力露出一丝丝笑容,坦然地朝秦若夭走去。
“好久不见啊,若夭,最近工作如何?听说你好像签了一个玉石店的代言啊。”韩冰悠上来就端起架子。
对,就是应该用这个来嘲讽秦若夭。
她能拿到Eternal珠宝的全球代言,而秦若夭呢?只能选择一个又土又low的不入流的玉石店!
现在还没有公布广告呢,就被她一张照片给打败得体无完肤!
这一场,她赢定了!
秦若夭展颜一笑,还是那副随性的样子,“冰悠姐啊,还真是好久不见,你都拿到了Eternal珠宝的代言了,真是恭喜你啊!”
面前的美人笑容灿烂,米啊色红润,眼神真挚,好像是真的在恭喜韩冰悠,似乎根本就没有因为这件事而造成任何影响。
这是什么意思?
把韩冰悠所做的一切当作儿戏?把她当跳梁小丑?居然敢装无视!
韩冰悠忍着怒气,勉强笑了笑,“是啊,Eternal珠宝不愧是在国际上都享有一定知名度的品牌,一个照片就能给我带来这么多的热度,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啊。”
一边说着,韩冰悠脸上勉强的微笑,就变成了惭愧,但看向秦若夭的双眼中还有着无法压抑的得意。
“冰悠姐怎么还受宠若惊呢?这些可都是你应得的啊,毕竟也付出了很珍贵的东西不是。”秦若夭似有若无地看向韩冰悠被高领挡住的脖子。
这个视线实在是太清晰,太刻意,韩冰悠就算是装没看见,也做不到!
她下意识想拉一拉自己的衣领,心中不禁疑问:她难道看到了?
正伸手,秦若夭就轻轻推开她的手,亲自为韩冰悠整理衣领,“视后就是视后,瞧你,忙得都不记得整理衣领了,这多不好啊。”
“什么?”
难道——她真的都看到了?
看到了——才怪!
韩冰悠的衣领整理的很好,什么痕迹都看不到,秦若夭不过是故意做出一副样子,让韩冰悠紧张、心虚罢了。
“叮”
电梯到了。
“啊,我的电梯到了,需不需要我帮冰悠姐按一下电梯?”秦若夭温怒。
韩冰悠下意识道:“不用了,我可以跟你——”
“那可不行啊,我这是直达顶楼的电梯,我记得冰悠姐好像不是住顶楼吧。”秦若夭说完,成功在韩冰悠脸上看到了难堪,随即惊呼一声,轻轻捂嘴,夸张地大声道:“啊,瞧我这记性,冰悠姐不是SS级签约,是不能去顶楼的!”
“呵呵,真不好意思,我这就先走了!再见。”
秦若夭娇俏地朝韩冰悠招招手,看了眼韩冰悠那青筋暴起的手背,勾起得意的笑容。
被韩冰悠看了个正着,顿时火气蹭的一下就冒了起来。
秦若夭就是故意的!故意出现在这里,故意等她,故意气她!
她是不是有病!图什么啊!
图开心啊!
秦若夭一走进电梯就靠着墙壁哈哈直笑。
好久没有这样气过人了,真是太爽了!
三十六背过身,捂住耳朵,没眼看,也没法听。
真是个充满恶趣味的女变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