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cy3i火熱連載小說 皇兄萬歲-7.書院指棋局,月夜破劍招(二合一)相伴-0pko2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瀑布若银练,垂落于寒潭。
水沫激散,珠耀光灼。
在这十里秋日桃林往后、却又未到书院的幽深僻静之处,一老一少垂袖而面。
老者裹着一身洗的发白的袍子,额有树皮般的皱纹,眉角亦显几分皱,只不过那一双眸子却很明亮,
这种明亮带着几分“超脱于世俗,不在乎世俗”的棱角,以让那些习惯了圆润的人感受到一股心里藏了刺般的惊慌,只因他们所熟知的一切世俗圆融之法注定对这老者无用。
不可亲近,不可讨好,不可谄媚,而心中自有一分天地。
少年则是温和。
既不圆润老道于世俗,亦不超脱,而是包罗万象。
便是不用只言片语,这老者亦已开始明白这少年极为不凡。
但虽然是不凡,终究是后起之秀罢了,何以胆敢信口雌黄,道一声“教他”?
初生牛犊不怕虎虽是好事,但不知天高地厚却又另说了。
教他?
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么?
老者准备给这少年一些教训,以免他误入歧途,浪费了这璞玉之姿。
所以,他又反问了一句:“可知长幼、尊卑、贵贱?”
夏极温和道:“道可看长幼、尊卑、贵贱?”
老者愣了下。
夏极继续道:“道之所存,师之所存,夫庸知其年之先后乎?”
老者又愣了下,然后缓缓道出三个字:“何以教?”
季先生,吃完請負責
这话没头没尾。
但夏极却直接道:“不愤不启,不悱不发,举一隅,不以三隅反,则不复也。”
一言落下,老者顿时如雕像般凝固住了,静静站在这枯草丛上,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这句话,只觉自己原本藏着的一肚子理论,比起这句话竟是落了下乘。
他又问:“何以学?”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投资好文】,现金/点币等你拿!
夏极道:“学思相佐,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
老者呼吸快了起来,急忙问:“何为师?”
夏极道:“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三人行,亦有我师。”
老者笑着摇摇头道:“若这三人之中有不学无术之徒,有蝇营狗苟之辈,难道亦能为师?一概而论,可否?”
夏极淡淡道:“择其善者而从之,择其不善者而改之,见贤思齐,见不贤则自省。如何不能为师?”
一句话说完,老者只觉脑中嗡嗡耳鸣,面前少年的声音,仿佛从九天云霄垂流而落的圣人之音,在他脑海之中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让他只觉自己虚活如此之久,
原以为已是心中藏乾坤,却不想依然差了许多。
“择其不善者而改之,见不贤而自省…”
老者忍不住喃喃着。
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般的观念冲击,也是第一次遇到这般的人物,一时间竟有些不知所措了。
但旋即,他心底又涌上了一股喜悦之情,
因为他开始觉得心底的某些偏见、桎梏、枷锁竟是被这少年的只言片语轰地颤摇起来,距离彻底粉碎也不远了。
无敌从苏醒开始 天妖火
而心思的通达,则意味着实力亦可水涨船高。
老者从思索里挣脱而出,猛然抬头,看向面前地少年。
只见少年神色平静,眸子里如藏着山川大河、日月星辰。
若不是这模样年轻了,老者只觉得在此人面前自己才是个孩子。
想到此处,老者便也是爽快,往后稍稍退了三步,双手作揖,长拜于夏极面前,诚恳道了声:“老夫欧阳穆,多谢小先生教我。”
知行合一…
说完这句话,他心底原本那些“尊卑长幼”的枷锁竟然是瞬间轰碎,不少新的念头从他脑海里滋生出来。
老者心底大喜。
没想到今日外出垂钓,竟有如此机缘。
夏极微笑着点点头。
老者见他如此模样,只觉这少年周身越发的笼罩了一层飘飘渺渺的神秘光环。
这世上绝大多数年轻人见到自己,怕是连话都说不出来。
而一些则是勉强自己,进行着一些哗众取宠的浮夸表现,以期给自己留下些印象。
而唯有极少数学子能勉强做到不卑不亢。
但这少年,却不是他所见过的任何人。
夏极知道只是简单的只言片语虽能让着老者信服,但却还缺乏了一些说服力,于是便道:“穆院长,可会手谈?”
欧阳穆眼睛一亮,便是笑笑道:“略知一二。”
夏极点点头道:“我也是。”
于是两人默契地走到了不远处的四角亭子里。
亭子中央是一个石头方桌,其上纵横十九道。
两人便是坐下,猜先然后开始了落子。
老者执黑,夏极执白。
白子后行,黑子先行。
若是平时,这欧阳穆与小辈下棋,别说先行了,还要先让几子才开始落子,此时与这少年下,他不仅没让竟还是先手…
这又让这位听雪书院的老者心底生出了一股古怪之感。
两人下的很快…
而夏极根本不会犯错。
不说最初他降临大商时,便已是手谈高手,战胜了儒门八奇的老师颜愠;
便是在后来大商的九千年里,他亦是曾有过许多化名、化身,于人间留下了许多近乎于神话的棋局、棋谱、残局。
这老者怎么可能下的过他?
修真至尊仙之旅
这完全都不是一个段位水平的。
一盘下来,这位听雪学院的院长已是大汗淋漓…
这老者竟然心底生出一种“初下围棋”的感觉。
他引以为豪的手段,在这少年面前竟是笨拙无比,
曾经让他暗暗得意的巧妙之手就如自以为是的鲁莽野兽,在少年那纯白棋子构织的天罗地网之间左冲右突,却不得出。
更荒谬的是,老者竟然生出一种眼前少年在下“指导棋”的感觉。
足球,高于一切 足球,高于一切
他偶然发现的破绽,不过是少年故意露出的破绽,旨在让他思考并提高,或是在考校他的水平、棋路、人品。
老者抓了两颗黑子,放在棋盘上,示意认输,然后苦笑道:“小先生来我听雪书院究竟为了什么?”
夏极道:“学习。”
老者真诚道:“小先生想问什么,但说无妨。先生若有什么要求,也但说无妨…
今日只是这指点之恩,便是令老夫真正的受益无穷了。
若是先生愿意,老夫并不介意世人目光,可拜您为师。”
夏极摇摇头,道了声“不必”,然后问:“这天下可有灌顶之处?”
欺心惡夫
老者道:“灌顶乃一蹴而就之行,若是修炼、心境未曾跟上,后续会出现诸多问题。”
他说完这句话,却又猛然自嘲地笑了笑,似乎是嘲笑自己又用寻常的目光看这少年了,
稍稍停歇,理了理思绪,然后道,“灌顶之处大多为上古遗留,常常在煞地区域,不为人所知…
若是遇到了这些区域,
除了一些做着梦,想要一飞冲天、自认为自己是主角、一定会和别人不同的人才会冒险直接灌顶,
而其他有着底蕴势力的人,却也不会视为机缘,而会小心地试图搬回势力之中,若是无法搬回,大多是直接摧毁,或者是置之不理。
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些灌顶之处之中的灌顶法门无人知晓是什么。
煞地诡谲凶险,万一得传了一门邪异的法门,直接变成疯子也说不定。”
夏极静静听着,只觉得这灌顶和前世确实不同,但前世之所以“灌顶安全”,完全是因为“灌顶地点是在世家之中”,如果在荒山野林忽然见到一个“雏龙池”之类的地方,怕是也没人敢直接入内了。
老者继续道:“我看小先生应该只是希望迅速提高,而并非执着于灌顶本身。
那么,老夫倒是有一个办法。”
他捋了捋长须,轻声道出五个字:“八卦聚灵阵。”
然后,他继续道:“只需将这聚灵阵的八阵旗按照八卦方位、布于灵气尚可之处便可。
然后,修行者坐于阵心修炼,若是方法得当,便可一日千里。
而,老夫恰恰藏有一套八卦聚灵阵之阵旗。”
“八卦聚灵阵?”
夏极确实没听过这东西,虽说理论上是存在地,但在近千万年后地大商确实没有。
那时候地大商有的只是玄阵…
想来,这可能也是天道为了削减变数而将这些在时间长河里淘汰了。
欧阳穆见多识广,继续侃侃而谈道:“除阵旗之外,还有丹药,
但丹药存了丹毒,除非用以突破大境界,其他时候并不可多使用。
当然,还有些妖魔存了特殊的吞噬之法,譬如吞下敌人,然后直接获得实力地提升。”
老者洋洋洒洒又讲了不少,然后停下,忽道:“小先生打算以什么身份进入我听雪书院?”
“普通学子。”
“明白了。”
欧阳穆点点头,“那小先生从此刻开始,便已经是书院学子了。”
夏极奇道:“考核呢?”
欧阳穆苦笑道:“先生难道没有注意吗?
我们手谈所用的棋子、棋盘、甚至这座亭子本身,都蕴藏着一些奇异的精神影响…
若是心性不佳或是不坚之人,就算是棋艺高超,在这里也会频频失手。
心底破绽越大的人,在这里越是无法集中精神…
而这就是考核,三日后,所有想要入我听雪书院的学子,都需要来这些亭子里下棋,但绝大部分人都无法坚持哪怕数手…所以,考核速度会很快。”
钱 给您添蘑菇啦
夏极根本没感到这影响,但却还是道了声:“难怪我刚刚觉得有些分神…”
欧阳穆:……
你分了神,还能在后手的情况下对老夫下出“指导棋”?!!
不对,你这是在安慰我。
老夫我….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欧阳穆越聊越奇,只觉自己这一声“小先生”喊得一点都不奇怪,这少年委实当的。
夏极见到天色渐暮,就直接选择了告辞。
欧阳穆也明白“捧杀”之意,更明白这小先生根本不在乎自己“送他离开的虚名”,便是没有亲自送他,只是看着夏极的身影远去,
天上掉個禦姐來 映天
良久,
轻轻叹息声于水潭旁响起:
“这世上果有生而知之者乎…
而这,便是天生圣人吗?
圣人,实在是不可以凡人之心去妄加揣度啊。
老夫一向自视甚高,却不想也只是凡人罢了,哈哈哈。”
老者虽是说着这样的话,但显然并不感到气馁或是丧气,而是有一种由衷的开心。
尤其是想到,这般学子所加入的是自己的听雪书院,而不是临天城东、东海之滨的碧落书院,也不是明月城南的浩然书院,便是更加开心。
正常来说,若是凡人里的掌权者,必定会去弄清楚这少年身份,甚至派人跟踪、暗中调查。
但老者却没有。
而这,就是他对那位小先生最起码的尊敬。
……
夏极返回的路上,看到不少年轻学子,或风流、或美艳,诗书气息浓郁无比,年轻的脸庞上带着内敛着傲慢的自信。
这些学子在看到他从山门内走出时,却也只是稍稍用余光撇了一眼,便不再多看了。
夏极顺着山道,走过约十里路,来到了山门前,去到马厩,把“取马令”交给了小童。
小童正用草料在喂着马匹,见到“取马令”,便是领着夏极来到了第三排第二个位置,把那匹黑黄杂毛的小母马给牵了出来。
小母马似乎时认识认识夏极,亲昵地蹭了蹭他地衣衫。
此时,阴凉的西风从路道尽头起了,带动着山门里还在“预报名”的学子们裹紧了衣裳,还有几名学子看到夏极从山门里安然地走来,便有些也动了入内探索机缘的心思。
但不管他们想什么、会遇到什么,夏极已经骑马远去了。
从南城门绕回西城门,然后回到了凉州城靠西的宅院。
宅院里,
妙妙神色有些异常的严肃,双手正抓着一页纸。
夫君别崩坏 醒时已昨非
夏极关好小母马,经过妙妙时,便是好奇地瞥了一眼,纸页上似乎是什么招式。
妙妙手一缩,不让他看,然后道:“锅里有晚饭,你快去吃吧。”
夏极也不多问…
然后,他隐约听到妙妙在不停地比划着,嘀咕着“这一招该怎么破才好呢”。

晚上,明月高悬,妙妙皱着眉,思索良久,然后忽地眼睛亮了亮,便是在纸上画了个小人,又写了些什么字,然后就把那一页纸张放在了门前屋檐下,用一块石头轻轻压好,便是上床了。
夏极听到呼吸声均匀了,便是忽然睁眼,起身,来到了屋前,
轻声抓起石头,借着月光看向那张纸。
这一刻,他明白了。
原来这是一个“试题”。
显然有人出了一道“题目”给妙妙,让妙妙“解答”。
只不过这“题目”却是剑招而已。
夏极看着那剑招,只觉确实算得上有几分仙气和玄妙。
而妙妙的解答,看似顾及了这剑招的几重后手,但却在不知不觉中被引入了一个隐藏无比的陷阱…免不了输给出题人。
花一开满就相爱 单小秋
于是,夏极想了想,便是取了笔,在纸上添加了几笔。
顿时间,“妙妙的解答”无懈可击。
不仅无懈可击,还从立意上彻底压过对方,使得对方那原本玄妙的剑招变得拙劣起来。
夏极做完这些,又把纸张悄悄地压回了石头下,打着哈欠上床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