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ls2f超棒的都市异能 嶽州紀事-風雲之後始變局相伴-p8gvm

嶽州紀事
小說推薦嶽州紀事
岳州瞬间沸腾,转瞬又降到冰点。
走进机关大院,宁致远感觉气氛有些压抑,平时大家见面都是相互热情寒暄,现在都是讳莫如深地打声招呼,匆匆而去,仿佛最近忙得不可开交。
上午,宁致远紧急召开舆情会议,对当前特殊情况各种舆情形势进行研判,明确由常务副部长姜静怡牵头,网宣办、报道组、电视台、岳州报社各负其责,对任务异常舆情及时处理,尤其重视岳州主要负责人被双规事情要高度关注,任何非官方发布的消息均以非正常舆情,第一时间报县委处理。
尋秦記之我是韓信 壹枝禿筆
锁爱红颜 水灵儿
郭嘉兴问,部长,现在县委、县ZF明确谁主持工作了吗?宁致远回道,市委已经明确,县委由副书记张云堂主持工作,县ZF由常务副县长施晚晴主持工作。姜静怡哦了一声,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神情严肃的宁致远。
宁致远环视一圈会议室,缓声强调:各位局长大人,越是关键时刻,越是考验我们的时候,大家必须把控局势,工作按部就班,防治大家信遥传谣!我们社会事业领域必须严守纪律,各人的娃儿各人诓到不哭,哪个单位出现了舆情事故,我就拿哪个局长是问!
说完,他提起茶杯就走出会议室,留下满会议室的参会人员面面相觑,然后相互点点头,神色严肃地回单位安排工作去了。
外星聯姻記
或许宁致远是谨慎的,或许是Z治敏锐性,直到信任县委书记、县长到来这个期间,岳州舆情控制平稳,没有出现较大波澜。
一晃三个月过去了,市委常委会议研究决定,批准市纪委关于江河、薛家驹等八名名党员干部开除党籍、违法事实移送司法机关调查处理的请示,决定由市水务局长李明溪任岳州县委书记,张云堂任岳州县委副书记、代县长,施晚晴调任市政F副秘书长。
挣扎在生化末日 饱了
局势一下明朗,历经权力场地震的岳州,似乎又云开雾散,阳光遍地,气温陡然升高了,人们开始脱去冬装,精神也抖擞起来。
刚与李明溪谈话后走出办公室,宁致远接到兰心月电话,让他立即前往长宁。他摇摇头,不知其意,最近基本没有联系兰心月,今天电话里也是简短说了几句话就挂了。他露出无奈的笑容,这强势女人啊!
长宁,市政F,常务副市长办公室。兰心月没有像往常站起来迎接,而是坐在椅子上,一脸严肃地指指班前椅,缓声说,致远,最近怎么样啦?基本都没联系。他笑笑,拿出烟点燃,徐徐吐出一口烟雾,才说,最近长宁和岳州都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市上加县上处理了八个人,还有一些涉及人员移交了县纪委,大家人心惶惶的,我怕你心烦啊。
兰心月呵呵地笑起来,说,我又不分管这块,跟我有什么关系?不过,我可是听说和你有关系呢!他一脸惊讶,不禁抬高声音问,和我?兰心月娇笑着说,是啊,说张俊是接任你的,都进去了,估计你也在劫难逃呢。他撇撇嘴,一脸不屑地说,瞎猜,典型的经验主义,我可是有底线的人呢。
兰心月温声劝导,别在意,有人议论是正常的。说完,顿了顿,盯着他眼睛说,现在岳州空出了副书记与常务两个位置,你怎么考虑的?宁致远也不避讳,直接说,我倒希望往前挪一步,按惯例也轮不到我呢,前面不是还有苏婕吗?组织部长近水楼台先得月!
蔓蔓青萝 桩桩
兰心月低声说,我找了万绍宁书记,推荐你任县委副书记,万书记在笔记本上记下了你的名字,不知最后结果如何。哦,对了,你大舅哥跟邓市长熟悉,这也是一条路。宁致远摇头说,算了,市长不管人事,难为他领导。兰心月叹道,这也倒是,不过,上了副书记就距离主要领导不远了,是个重大机会,争取不错过。
他摁灭香烟,笑着说,顺其自然吧,有您推荐就足够了,排除人D政X主要领导,您可是排名第四的实权市级领导啊!哈哈!兰心月眼含秋波,微嗔道,这四号是不是把你吓到了嘛,最近点消息都没有。他有些惭愧地说,不是,我可胆子大呢,敢把威风凛凛的四号扑倒。兰心月脸迅速红起来。
这时,敲门声响起,兰心月摸摸脸,恢复到正常状况,大声说,请进。推门进来的是一个戴着眼镜的西装革履的中年人,看上去就像某某企业老总,身后跟着三个陪同人员。宁致远赶紧站起来说,谢谢兰市长,马上按照您的要求落实,先告辞了。兰心月还想说什么,却见宁致远已经转身往外走,便打住不再发声。
在车上,宁致远预感到这次自己位置很可能会往前挪挪,这本该值得高兴的事情,但自己内心却兴奋不起来,总觉得有捡漏的嫌疑。
新来的县委书记李明溪已经五十出头了,这次赴任岳州,明显是前来救火的,主要任务是稳定局势、修复生态。张云堂倒不错,接任县长,应该是个干实事的人。
日子不紧不慢,工作按部就班,宁致远偶尔去花舞人间看看,每次去必到野石滩村,在那成片的山藿香从中伫立许久。是啊,岳州要大发展,需要产业支撑,加速构建符合丘陵地区发展规律的现代产业体系,产业兴县才不是一句空话,才能鼓足农民腰包,才能财政增收。
简云天站在身后,嘴里咬着一根嫩茅草,低声报告,常委,听小毛说,晚晴副秘书长明天下午将回岳州收拾东西,应该是正式告别岳州了。宁致远点点头,往前面草丛走了几步,蹲下来,闻着山藿香清香。
回县城的路上,宁致远打通了施晚晴电话,笑着说,晴姐,听说你明天回岳州啊?明晚给你践行如何?施晚晴惊奇地问,你怎么知道?你小子消息灵通呢!他哈哈大笑,然后说,就这么定了哈。
第二天上午,全县召开干部大会,安排部署近期重点工作。坐在主席台,宁致远静静地看着会场下面,不时与熟识脸庞点头示意。李明溪洪亮声音响彻会场,讲话内容却与过去大同小异,毕竟年初才开了全委会议和“两会”,这才过去三个多月,新政还是要过段时间才好跑出来的。
李明溪讲话重点落脚在反腐败斗争和政Z生态修复上,宁致远开始专心听起来,不时在笔记本上作记录。历经一次浩劫,最后都会重新洗牌,一些旧框架需要打破,一些新规矩需要立起来,在这破立之间,需要高超的治理手艺。
当李明溪讲到,涉及鹏云集团案子的,一律坚决处理;涉及其他事情,比如向曾经的主要领导行贿、送红包的,视情节轻重,希望相关人员主动向纪委报告,争取宽大处理。
会场一片寂静,死水般毫无波澜。宁致远突然想放屁,但必须忍住,憋得脸发红。过了会儿,那屁意才悄悄消失,感觉才舒服起来。回想刚才这事,自己禁不住想发笑,扭头看看讲得正起劲的李明溪,如果笑的话那就不合时宜了。他抚抚绷紧的面部神经,轻轻拍了拍,然后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李明溪讲话结束,站起来微鞠一躬,会场顿时响起热烈掌声。宁致远也跟着鼓掌,却看到向志宏两只手掌轻触一下,便放下了,心里不禁十分好奇。
晚上,给施晚晴的告别宴进行得很是平淡,主要是主角不大喝酒,小杯红酒只是轻抿一口,大家也不便热闹。饭局进行不到两小时便结束了。
陪着施晚晴站在小区门口,宁致远说,真是怀念一起共事的日子啊,以后就身在各处了,你这一走,我又少一个朋友了呢。施晚晴眼眶红起来,哽咽着说,致远,我也舍不得,但迟早也要走的,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要如此调整,岳州现在不是正缺人手吗?!
宁致远指指前面小径,两人便开始缓缓散步。走过一长段路,他才说,让你回去是保护你,副秘书长位置很特殊,很快就会解决你的正处级别的。施晚晴若有所思,半晌问,是苏部长意思还是兰市长意思。他沉吟说,兰市长吧,张云堂走了一直未补,跟着兰市长没错,你也很合适的。
施晚晴变得开始高兴起来,大声说,走了也好,这中间道道太多了,我确实难以应付。致远,以后来长宁,记得来看我!他笑着说,好啊。然后两人往回走,来到大门口,他挥手告别。
第三無厭 若敖鳳麟
月亮开始爬上来,像把镰刀,散着清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