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6od5熱門都市小說 戰神之踏上雲巔 線上看-第六百四十八章 挖坑推薦-x4azj

戰神之踏上雲巔
小說推薦戰神之踏上雲巔
南域王死了,死在江上的偷袭之下!
这则消息犹如一阵风一般迅速传遍了整个皇都。
“那恭迎两位大人回来!剩下的事情,就交给夏绝大人了!”
四人在此同时说道,他们只感觉今天完全被父皇带进了一个圈套之中,一开始他们还以为这是一件好事,父皇能够把这么重要的一件事交给他们,可见是对他们是多么的器重,可是直到这个时候,他们算是知道这件事情完全就是他们人生的一个污点。
他们虽不知道父皇为何会如此做,但是现在,他们不得不继续按照程序走下来。
激昂的战乐伴随着众人的议论声,直至结束,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自己好似是看了一场戏一般。
邪王狼妃 乱云低幕
就在眼前众人全部上得车辆以后,关于这次事件的消息完全就变了一种风气,夹杂着不少的流言蜚语,甚至还有不少人 也把这次事件和第一次的北域王遇袭事件联系在了一起。
总之整个皇都因为此事已经到了愈演愈烈的地步。
而此时的无上宫内,高座上的人皇正在一脸暖意的看着殿内数人,嘴里说出的话,无一不是夸赞,直说这次炎辰和大国师办的太好了,完全就是深解朕心。
而关于那南域王之死的一事,却是一语待过,全然没有再继续深究的意思。
面见完毕后,自然是一场盛大的庆功宴准备着,现如今夏国一统四域,虽说这只是明面上的一统,但总比以前总有人称呼四域来的妥当,如果现在要想在称呼,那就是变成了,东南西北四洲。
夏国从一开始的九州突然增加到了十三州,这让众人高兴的同时,也对陛下的手段佩服不已。
可以说,这段时间以来,陛下为了收服四域,几乎没有废上多少兵马,除了那死去的冷太尉,他的死只能怨他福薄。
一场庆功宴除了四位皇子,还有炎辰,大国师几人除外,剩下的众人那都是开怀畅饮,总之他们不用为了此事发愁,夏国多增加了四洲,那接下来就又是权利的争夺,还有那现如今还空置的太尉之职,
酒宴之中,炎辰首先告罪一声,直接离开了此地,出去多日,炎辰最为想念的便是自己的女儿,还有那众女,不知他们在家可安好,这段时间他也知道肯定是苦了她们了。
凡人诛仙缘
“正相大人走好!每次都不能和正相大人喝个尽心,真是没意思!”
殿内正在大声吃喝的众人不停的说笑起来。
“陛下,我也退了,人老了,身子有些乏了!”
就在大国师说出话语之后,这让场中顿时为之一静,按照以往的推断,大国师可是和炎辰有着深仇,怎么今天却是出奇的一致,前脚那炎辰刚刚离去,这后脚大国师就要走。
“既然大国师累了,那就早些回去歇息,这一路多谢大国师了!”
高座上那人摇举手上的酒杯,随后一饮而尽。
场中随着大国师的离席,顿时又有数人站起身来,各个都是找了一个不是理由的理由,全部告退出去。
随着这一幕的发生,场中的热烈气氛陡然变的凄凉了许多。
美利堅怪俠 半仙算命
“父皇,儿臣好像感了一些风寒,头有点痛,也先告退了!”
只见席间二皇子夏周再次站起身来,告退一声,随之在父皇的允许下也缓缓离场。
这样的一幕可是让席间不少人惊呆起来,那炎辰和大国师离去还有情可原,这身为皇子的他们不应该是陪到最后么?
正当他们疑惑的同时,大皇子竟然起身说道,“父皇,儿臣十分担忧二弟,想去看一看他到底怎么样了,希望父皇恩准!”
他的话语一出,更是让周边之人惊呆起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大皇子可是下一任人皇的储君,现如今他不是应该好好的笼络在场的重臣嘛,这半场离去,可是会让许多人不喜的。
魔戒三部曲 [英]J.R.R.托尔金
“哦?既然我儿这么有爱心,父皇也不好阻拦,去看看周儿也好!”
这场间的一幕可是让众人有些不解起来,什么时候皇子之间这么有爱了,试问哪次皇储之争不是争的头破血流,怎么到了他们这里变的却这么诡异起来。
“父皇,我等也想去看看,这一路上却是担心二哥不少!”
“哦!你们两个也有这么爱心,好!你们就一起去吧,顺便去了替父皇带声好!”
哗!
这样的一幕可是让人完全傻眼,陛下一共就有四子,前段时间还传出他们四人不合的事宜出来,这怎么就接见了一次炎辰和大国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无限装逼 台灯下的节奏
不少人也为陛下感到困惑,现如今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出,这从一开是的炎辰离去,再到四位皇子离去,他们之间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如若不是不可能会出现这么巧合的事情。
而陛下的做法更是让人不解,他一直都是在面带微笑着说出话语,这显然是有点不对。
试问这换成任何人,在如此的庆功宴上,几位有功之人都走了,陛下应该是恼羞成怒才对,可是陛下竟然还在热情的招呼他们。
“来!诸位喝酒!满上!“
一声大喝顿时把所有人的疑惑惊醒,此时他们在看向高台那道身影的时候,背后蓦然得多了一丝冷意。
炎辰刚刚出的皇宫,就被后面跟来的商鸠叫住。
“炎辰,走这么快做什么!难道是想回家?按说你可不是这么肤浅的人啊!”
匆匆赶来的商鸠有些打趣的说道。
“这还真让你说对了,我还真是一个肤浅的人,难道不着急回家,待在这里吹冷风!”
炎辰的话倒是把商鸠逗笑,别看这个炎辰平时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说起话来却是让人真的哭笑不得。
“好了,我也不管你是不是肤浅,今天的事情,你看明白了没有?”
说着话语,商鸠的脸色顿时变的严峻起来。
今日发生的事情可是处处都透露着诡异,就连他们都没有想到,那位竟然会瞒着皇子,让他们四人同时来迎接他们,甚至还强调一定要看到南域王在宣旨,这明显就是一个“深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