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第九百零四章 千層套路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舌尖上的霍格沃茨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卢修斯·马尔福的猜测很快得到了证实。
万圣节的早晨,卢修斯·马尔福一觉醒来就看到窗边停了只褐色大谷仓猫头鹰,信件封口处四色蜡封徽记显示出它的寄出地——霍格沃茨魔法学校。
“卢修斯,怎么了?”纳西莎打着呵欠,从身后揽住丈夫的腰。
“没事,校董事会的会议通知罢了。”
卢修斯·马尔福轻呼了一口气,故作轻松地说道。
在妻子看不到的地方,他的拳头攥紧又松开,视线停留在信纸上最末尾的那一段。
「……霍格沃茨幽灵巡查队,负责城堡、以及学校周边警戒、巡视,致力于为学生们营造一个良好安全的学习环境,不受外界黑巫师、危险神奇生物等影响……」
不同于霍格沃茨的那些教学改革,这个新设立的“幽灵巡查队”提案并没有在学期开始的年度工作安排中,虽然卢修斯·马尔福经常说邓布利多有些老糊涂了,但是他心里其实很清楚那名老巫师的智慧,邓布利多并不是那种想一出是一出的人。
无论是巡查队人员选择、工作内容规划、成立理由……没有任何可以挑剔的地方。
如果他推测得不错,这多半是邓布利多刻意隐藏下的底牌之一。
至于为什么老巫师会突然选择在这个节点出牌……
卢修斯冷冷地盯着信纸,眯起眼睛。
呵——
黑巫师、危险神奇生物……
这其中的敲打、威胁,以及那隐隐的讥讽,几乎快要从信纸中渗透出来了,如果他连这一层隐藏含义都读不出来的话,马尔福家族可能早就和莱斯特兰奇家族一样全军覆没了。
不过另一方面,这也从侧面证实了一部分卢修斯·马尔福的猜测。
邓布利多绝对掌握着不少信息,早在公审小矮星彼得之前人们就有所猜测,阿不思·邓布利多在魔法界各个地方安插着大量线人——任何一名毕业于霍格沃茨的巫师都有嫌疑,谁也不知道老人到底知道多少巫师的黑历史、见不得人的勾当。
卢修斯·马尔福可不相信邓布利多没有事先秘密审问小矮星彼得。
作为一名掌握着莱斯特兰奇金库密匙,不惜布局数十年,以霍格沃茨为筹码,差一步就彻底摧毁魔法界金融市场,挑起妖精、人类巫师战争的隐藏极深的黑魔王的头号军师。
小矮星彼得知道一些黑魔王的后手安排根本不足为奇。
毋庸置疑,开启“密室”的钥匙,这绝对是一个分量极重的反攻武器。
“呵,什么当今魔法界最伟大的巫师,不过是一个没有底线的卑鄙小人罢了。”
卢修斯·马尔福披上睡衣,捏着信封来到了自己书房。
在卧室到书房这短短十来步的路程中,卢修斯结合此前模糊的猜测,在心中大致拼出了邓布利多这些天来在幕后的小动作,脸上的神色也变得愈发冰冷。
或许在绝大部分巫师眼中,邓布利多是一个温和、慈祥、善良的老巫师。
但是食死徒,尤其是卢修斯这样的“核心成员”很清楚邓布利多是多么的可怕,不同于任何一名正常的巫师,亲情、爱情、友情、名誉、事业、权利……哪怕是永生——几十年时间过去了,人们从来没有发现老人格外地在乎某一样东西。
而这也就意味着,阿不思·邓布利多没有任何可以威胁的弱点。
什么哈利·波特、什么暑期合宿、什么布莱克舅舅……这些从一开始就是邓布利多计划好的连环阴谋,目的就是为了蛊惑天真的德拉科,让他从家里偷走“密室”钥匙。
“简直……难以置信……”
卢修斯·马尔福深吸了一口气,在书桌上摊开羊皮纸,抽出羽毛笔。
作为一名曾经的食死徒,过去那段经历是他无法抹去的黑点,但作为一名父亲,他无法忍受邓布利多这种卑劣的,利用孩子天真、友谊的行径——这行为触及到了卢修斯的底线,他必须要做出正面回应,让邓布利多放弃后续的那些计划。
倘若一定要有人为过去的错误付出代价,卢修斯不希望把德拉科牵扯进来。
……
“尊敬的邓布利多教授……”
“……我明白您的意思,但是我郑重地向您提出,约束好您的学生……”
“……如果您有任何想法、困惑,乃至于索要某些代价,您大可以直接向我提出——但是学校的学生们是无辜的,他们不应该牵扯到任何与黑魔势力相关的问题中……”
霍格沃茨校长办公室。
“噢……这是要穿帮了?”
格林德沃扬了扬手中的信纸,看了眼邓布利多。
“果然算是一个有些麻烦的回信啊?看来这世上聪明人不少……”
“卢修斯在上学时就非常聪明,尤其是小马尔福先生在最近的角色转变,作为父亲,他猜出一些东西很正常……我给你看这封信可不是听你在一旁说风凉话的。”
邓布利多摘下眼镜,有些苦恼的揉了揉眉心。
“问题是,我们现在应该怎么……”
“非常简单,三个方式。”
格林德沃耸了耸肩,竖起三根手指,咧开嘴慢悠悠地说道。
“第一,直接让制造问题的那个小家伙过来,让她自己看着办……”
“至少这次不行,我们好不容易才让她消停一点——这样下去的话,食死徒可能全都要被她收编到‘天命集团’了吧?别以为我不知道洛哈特、以及你们之前的谈判技巧。”
邓布利多毫不犹豫地否决了第一个提议,没好气地白了一眼老魔王。
威逼、利诱,以及无限次的遗忘咒反复试探底线。
在此之前,邓布利多从来没有意识到遗忘咒在滥用后,会发生这样可怕的作用,这就好比是小范围的时间回溯,以至于在过去几周他一直在呼吁限制遗忘咒立法。
相比起夺魂咒,这种玩弄人心的手法,实在是太可怕了——这是没有解咒的“自愿”。
类似于谢诺菲留斯·洛夫古德那样的情况,发生一次就够了。
这里是霍格沃茨,不是魔王巢穴。
“好吧,那第二个办法……”
格林德沃无奈地放下一根手指,眼神闪烁着一丝危险的光芒,轻声说道。
“我亲自走一趟,帮你解决——地址给我,放心……没有人会怀疑到霍格沃茨,游荡在英国本土的食死徒可比国外要合理多了,那些小伙子们在这方面有经验。反正对方也是残存的‘疑似’食死徒,这姑且相当于是迟到的‘正义审判’吧。”
“盖尔……”
邓布利多皱起眉头,有些不满地轻哼了一声。
“好吧,好吧……正义的邓布利多教授当然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
格林德沃摊开手叹了口气,摇晃着食指,轻声说道。
“那么剩下的办法就只有一个了,学习一下魔法部的政客们,公事公办。”
“公事公办?”
“嗯,或者说,官方辞令。”
老魔王缓缓咧开嘴,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
“阿不思,你在这方面一直不懂,在面对这种无法放在台面,只能依靠互相去领悟的灰色世界对话,最万能的应对方式就是说些无可挑剔的漂亮话。”
“但这样……”
“嘿,你可是阿不思·邓布利多,当今魔法界公认最强大的巫师。”
格林德沃拍了拍邓布利多肩膀,一脸戏谑地说道。
“如果那个年轻人真的不知好歹地,有勇气质问你,你大可以微笑着反问他一句,‘年轻人,难道你在教我做事?’这是艾琳娜教我的,我觉得颇有些道理。”
“……”
邓布利多沉默了片刻,颇为无语地看着那名毫无魔王气场的老家伙。
自从格林德沃从纽蒙迦德城堡出来后,这位魔王退化得极为迅速,任谁也没办法把这家伙和曾经那个叱咤风云、冷酷无情的盖勒特·格林德沃联系起来。
或许,他这几十年来最正确的事情,就是把艾琳娜送去纽蒙迦德城堡吧。
“……盖尔。”
“嗯?”
“你说,如果我们下次这样回答那丫头,会怎样?”
“没什么影响,你还是吃你的‘少盐控油低热老年健康餐’,而我还是可以吃我家孙女的爱心料理——我们不是之前说好了吗?你去招惹,我去哄,分工明确——”
格林德沃耸了耸肩,理所当然地回答道,瞥了一眼办公桌上的信纸。
“对了,等会儿的霍格沃茨校董事会,你去还是我去?”
通常来说,这段时间不少应付魔法部的会议,尤其是一些邓布利多非常讨厌的废话、虚伪、毫无营养的客套场面,大多是由“阿·不是·邓布利多”代为参加。
在纽蒙迦德城堡关了几十年,格林德沃相当享受这种听小朋友们讲废话的环节。
而在这个期间,如果邓布利多想要在城堡里散步,则会变成“阿波卡利斯教授”的模样在城堡里巡视,尽一些城堡管理员的职责……在艾琳娜的建议下,在这期间中,他们的名字指向也会发生奇妙的交换,以免在某些姓名魔法下漏出马脚。
“唉,这次还是我去吧——”
邓布利多摇摇头,站起身,收起书桌上的信封。
“今天是万圣节第一天,你也别呆在办公室,稍微在城堡周围看看,如果有学生发生什么矛盾、纠纷,你在这方面的处理比我有经验。而且,那丫头也更听你的话一些……”
难得可以有一天假期,邓布利多决定还是好好休息一下。
“那幽灵巡查队的具体工作安排呢?”格林德沃看了眼行程表,提醒了一句。
“我会让他们直接找你……”
邓布利多说,想了想,神色严肃地看向格林德沃。
“当然主要对接人还是尼古拉斯爵士,关于他的真实身份,我昨晚已经告诉你了,你可不要太过于轻视——他在几百年前,成功做到了你我没做到的事情。”
“噢?那我的身份呢?他知道的是哪个。”
“谁知道呢?”
邓布利多微笑着,手指在桌面上轻轻点动着,轻声说道。
“历史上找不到尼古拉斯爵士的痕迹,正如同奥托·阿波卡利斯一样,【愚者】小姐希望【高塔】可以帮她找到答案——【世界】到底是怎样一个人,过去到底发生了什么。”
“是么,我明白了。”
格林德沃眼神微微亮起,嘴角饶有兴致地扬起弧度。
关于尘封的历史,他也相当好奇。
无论是尼可·勒梅、帕拉塞尔苏斯,乃至于魔法界现有的记载,这些全都经历过一定程度的篡改、夸张,没有人知道当年那场巫师与麻瓜战争真正的状态是什么样。
相比起纸上谈兵的模拟战争,真实发生过的历史才是最值得借鉴的。
没有人知道当魔法与非魔法爆发战争时,到底会呈现出怎样的一种对峙状态,以及双方互相的弱点、挣扎、转折点在哪里……当范围扩大到世界时,人性、社会的总体选择将不是个人演算可以决定的,格林德沃几乎在一瞬间就明白了艾琳娜的想法。
倘若是帕拉塞尔苏斯,那么尼古拉斯爵士或许不会守口如瓶。
正如同艾琳娜在很久之前,以及他在更早之前说过的那一番预言,魔法界和非魔法界迟早会有坦诚相见的一天,在考虑到和平融合的同时,他们也得做好最坏的准备。
这个世界,如今的文明等级,承受不了第二次持续数个世纪的战争。
“那么如果我暴露了呢?那岂不是很尴尬。”
格林德沃轻声问道,似笑非笑地看了眼正在换衣服的校长先生。
“那些旧世界的守望者,那些顽固的余晖,他们提前掀起第二场‘黑魔行动’,这个世界出现第二个、乃至于更多的伏地魔,这可是一场豪赌。”
“赌博?你们不是开了一艘大船回来吗?”
邓布利多有些奇怪地看了眼老魔王,轻轻挥了挥魔杖。
“这些年以来,我虽然一直在霍格沃茨,但我并不是完全与世隔绝的傻瓜——那艘大船到底是什么,随便在非魔法界找几本介绍船舶的刊物看看,就能知道的吧。”
“反正你迟早都要坦白的,但是……他们……这得看你到底有没有原来那么厉害了。”
————
————
好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