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步步爲途討論-第220章 圓滑閲讀

步步爲途
小說推薦步步爲途步步为途
牛经胜回到办公室后,心里没底,悄悄溜出门给牛经义打了个电话。
“哥,姓何的刚把我叫过去训了一顿,怎么办?”
牛经胜一脸担心的问。
“没事,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他拿你没办法。”
牛经义一脸淡定的说。
“哥,话虽这么说,但我心里还是没底。”
牛经胜出声道,“姓周的阴的狠,我担心他……”
牛经义微微蹙了蹙眉头,出声道:“放心,没事,你今天这个电话打的很及时,改天哥请你吃饭!我这还有点事,先挂了!”
牛经胜还想再说什么,耳边却已传来了嘟嘟忙音,他轻摇两下头,转身走回办公室。
这事十有七八是牛经义搞的鬼,但他既然出手了,一时之间,想要找到王二毛和赵三柱,难度非常大。
何志远满脸阴沉,心中暗道:
“派出所长的事必须尽快敲定下来,免得姓牛的兴风作浪。”
就在何志远思索眼前之事时,美女乡长董紫莺推门而入。
“乡长,我将这两天去水利站、文化站和土管所检查的情况向您做个汇报!”
董紫莺柔声说。
何志远听后,轻点一下头,出声道:
“行,你说!”
“乡长,我们在这三家单位检查的情况总体是好的,但也有一些小瑕疵,主要表现在……”
董紫莺将去水利站、文化站和土管所进行财务检查的情况一五一十向何志远作了汇报。
何志远听完后,轻点一下头,出声道: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步步爲途 騎鶴人本尊-第220章 圓滑展示
“紫莺乡长,从你们检查的情况来看,这三家单位的财务状况还是不错的,值得肯定。”
“至于那些小瑕疵,可以忽略不计,毕竟水至清则无鱼!”
董紫莺听到这话后,暗暗松了一口气。
在这之前,董紫莺生怕何志远紧抓小问题不放,下面工作可就难以开展了。
“行,乡长,我知道了!”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步步爲途 起點-第220章 圓滑
董紫莺出声道。
何志远轻点一下头,沉声道:
“紫莺乡长,马桥村的财务检查工作,你要上点心,确保查清、查透,绝不能让他们浑水摸鱼。”
何志远回老家前,特意交代董紫莺,马桥村的财务检查工作等他回来再开展。
“好的,乡长,我下午就带人过去!”
董紫莺出声道。
“不急,明天过去,你们利用一天时间,将马桥村的财务状况查个底掉。”
何志远一脸阴沉的说。
董紫莺轻点一下头,出声道:
“乡长,我知道了!”
垂钓中心就在马桥村,何志远想要大力发展这一项目,必须将前期的账目查清楚。
董紫莺得到何志远的授意后,并未多待,立即起身走人。
当天下午,水利站、文化站和土管所的负责人先后到乡长办公室汇报工作。
何志远对于三人的工作还是满意的,并未为难他们。
三人从乡长办公室出来,长出一口气,意识到这一关算是过去了。
经过此事,何志远觉得有必要在全乡范围内开展一次全面财务检查工作。
这事的动静较大,涉及面广,必须在乡党委会上进行讨论,能否通过,他心里并没有底。
傍晚上班前,何志远让司机李涛送他去县里。
吴云堂、吴锦东父子下午就到县里了,当晚在云都大酒店设宴款待公安局长乔正良,请何志远作陪。
何志远走进包房时,吴云堂正在教导儿子。
吴锦东见何志远过来后,长出一口气,连忙起身相迎。
“吴叔,您和乔局谈的怎么样?”
何志远压低声音问。
虽说以吴云堂和乔正良之间的关系,这事难度不大,但凡事都有例外,何志远不敢掉以轻心。
“乔局还是给我几分薄面的。”
吴云堂不动声色说,“姓牛的昨晚请他吃饭,竭力举荐所里一个叫李忠福的副职。”
“李忠福?”
何志远的眉头蹙成了川字。
派出所长的职位非常关键,牛大山绝不会拱手相让。
李忠福擅长溜须拍马,他如果成为一所之长,那派出所无疑将成为牛家后院。
“吴叔,乔局是什么意思?”
何志远急声问。
吴云堂压低声音道:
“乔局让我和云都政法委的王书记打声招呼,我刚去过了,王书记很给面子,基本敲定了!”
乔正良当着牛大山的面,用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王正清做挡箭牌,打的正是这主意。
吴云堂和王正清级别相当,完全能说上话。
为了这点小事,王正清绝不会不给吴云堂面子。
何志远意识到这点后,心中暗道:
“乔局长真是人才,让人佩服至极!”
“祝贺吴叔!”
何志远不动声色道。
吴云堂听到这话后,出声道:
“志远,你就别寒颤吴叔了,这臭小子当个派出所长还要我舔着老脸四处打招呼,哪儿像你,年纪轻轻便已是一乡之长了。”
吴云堂是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实职副处,而何志远只不过比他低了半级而已。
何志远今年才二十六,前途不可限量。
得知儿子有意去安河乡跟着何志远干时,吴云堂仔细思前想后一番,才决定出手操作这事。
何志远将来一定会有所作为,儿子紧跟他的步伐,也能混出点名堂来。
若干年后,吴锦东官至实职正厅,退休在家的吴云堂回首往事时,仍未今日之决定,得意不已。
“吴叔见笑了!”
何志远不动声色道。
将何志远的表现看在眼里,吴云堂狠瞪儿子一眼,怒声道:
“臭小子,以后跟在志远后面多学着点,你如果不听他的话,别怪老子揍你!”
吴云堂是军人出身,对待儿子的教育粗暴简单,稍有不对便以拳头说话。
这教育方式虽不可取,但吴锦东的个性太过张扬,若非如此,他早就彻底放飞自我了。
“知道了,爸!”
吴锦东急声作答。
当晚,吴家父子、何志远和乔正良把酒言欢,喝的非常尽兴。
乔正良起先还能把持住,但经不住吴云堂连声相劝,放开了,举杯豪饮起来。
何志远的酒量虽好,但当晚走出酒店时,脚如同踩在棉花上一般,有种腾云驾雾之感。
李涛见状,连忙上前搀扶何志远,将他扶上车后,轻踩油门直奔安河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