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第九百三十八章   三年已過心憂傷推薦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唐朝第一道士
“术门那边在搞什么?”此时,巫门之内,枯木他们也是被如此剧烈的震感给惊得有些不明所以。
神香趴在地上,侧耳听着术门方向的动静。
好半天后,他这才爬了起来,“师尊,看来术门遇上麻烦了,如此巨大的震感,有可能术门塌陷了。”
“应该不会的,术门那地底之下,四通八达的,而且,术门的前辈们,那也是出过一些天才的,把那术门的营造得如铁桶一般,即便是真有地龙翻身,术门也是无恙的。”枯木到是安然的很。
反观黑石,像是一个无事人一样,站在一边。
而此时。
从灵州城奔出来的众人,已是快要抵近术门山凹了。
片刻之后。
随着这一系人抵达术门的山凹之时。
却是发现术门山凹之内,术门的人全部要么站着,要么坐着,这让所有江湖人士纷纷驻足于山凹顶上。
“师兄,术门的人!”云罗寺的人见到术门的人后,先是一惊,随即大声向着去飞喊了一句。
与此同时。
众江湖人士,以及百家楼的人,也是纷纷侧目而视。
他们很想知道。
术门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难道这术门真的发生了什么大事吗?
曾经。
他们可是少有见到术门的人。
可如今,如此大的动静之后,术门的人却是出现了。
而此刻。
毒雷他们一见到山凹顶上的江湖人后,心里就越发的冷了。
原本。
就刚才自己宗门下面发生的动静,他们就已是猜到,有可能那小道士进入宗门后,太上长老就引爆了大雷火弹了。
要不然。
也不会造成如此大的动静来。
甚至。
他术门所在的山凹北端一侧小范围内,还都有些下陷了。
从此情况,他们就能猜到,他们术门的地底之下,肯定发生了大事了。
正当他们心中担忧之时,又见这些江湖人士的出现,这更是让他们心中的担忧,以及冰寒越发的甚了。
人氣都市小说 唐朝第一道士 流連山竹-第九百三十八章   三年已過心憂傷分享
不过。
术门这边不说话,江湖人士这人也是没有人开口说话。
如此这般,到是成了一个安静的场所。
要不是因为阵阵的震颤,说不定谁都会认为,此时夜深无人呢。
而此刻。
术门之下的那个洞**。
整个洞穴着实已经坍塌。
不要说那柳叶已是尸骨无存,就连钟文所在的地方,也是堆满了下落的石块,以及一些石炭。
好半天后。
震颤这才渐停。
突然。
一堆石块被一股庞大的内气给震飞了出去。
“好在没要了我的命去,这威力,足可比拟导弹了。”全身带血,嘴角流着血迹的钟文,长呼了一口气后,大叹道。
数颗大雷火弹的爆炸,或许要不了他钟文的命。
但这洞穴的坍塌,却是把他伤的挺重的。
外伤不多,但内伤却是极重。
至少。
这内腑早已是移位。
如果不是钟文有着强劲的内气在,指不定他就要葬身于这术门的底地之下了。
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第九百三十八章   三年已過心憂傷相伴
没有死在火蛟的嘴下,也没有死在大雷火弹的爆炸之下,可却是差点死在这洞穴的坍塌之下。
这让钟文很是愤恨各大宗门,为何总是喜欢往着地里钻。
太乙门是如此,灵宝门也是如此。
优美都市言情 唐朝第一道士 txt-第九百三十八章   三年已過心憂傷
就连这术门,更是狠中之狠,深度都达几百丈之深了。
甚至,还养了一头可比拟一个武道之境颠峰高手的火蛟。
不过。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唐朝第一道士討論-第九百三十八章   三年已過心憂傷分享
此时的钟文,虽说愤恨。
可看着怀中所抱着的那个丝兜后,脸上又是挂起了笑意来,“也不算亏,火蛟胆到了手,这火蛟蛋也到了手,以后,我太一门也算是有了一只灵宠了。不过,也不知道这通道有没有被破坏。”
随即。
钟文隐忍自己所受的伤,催动着内气,纵身往着一边而去。
可就在此时。
远处却是传来了吱吱声。
“黑与白。”一听这声音,钟文就知道这乃是黑与白的叫声了。
片刻之间。
两个小声影闻声来到了钟文的跟前。
两只小东西一到,立起了身子,像是在担心钟文一样的吱吱乱叫。
钟文领会其意思,尴尬的笑了笑,“没事,只是受了点伤,对了,你们寻到了那些荫菇吗?要是寻到了,带我去看看。”
“吱吱吱”黑与白见钟文问话,叫了几声后,几个纵跃,就往着前面跑去。
钟文也是不再多话,紧随其后。
好在洞穴只是坍塌,到也没有填住。
要不然。
钟文想要前进都是个麻烦事。
而随着黑与白到了一处之后,一个小洞显露在钟文的跟前。
而这个小洞,也着实小,差不离也就是半米左右大小。
想要通过此小洞,钟文也只能趴着往里面钻了进去了。
又不久后。
当钟文随着黑与白从那小洞里钻出来后,一个不大也不小的洞穴,出现在钟文的眼前。
而此时。
趴在地上的钟文,两眼放光。
一大片的荫菇,出现在了钟文的双眼可视之地。
“荫菇!”钟文震惊。
一大片的荫菇。
其数量,至少有着数百朵了。
“吱吱吱。”黑与白见钟文依然还趴在地上,立马叫了几声,示意钟文起来一样。
震惊当中的钟文,闻声后顿时起了身。
“好,干得好,黑与白,真没想到,这里真有一大片的荫菇,哈哈哈哈。”钟文兴奋的哈哈大笑。
可是。
当钟文一想起自己的二师傅和师叔后,这兴奋之色,又开始渐落了下去。
如果当时。
有着这些荫菇在。
说不定还能缓一缓自己两位师长的仙逝。
至于荫菇是否有用,钟文虽不明,但如果当时,有着圣莲子的配合,以及朱果的配合,说不定能留下两位长师来呢。
可如今。
荫菇就在眼前,钟文却是迟迟未动手。
“吱吱吱。”
黑与白又见钟文愣了好半天,急的又是叫唤了几声。
闻声后的钟文,笑了笑后,随即开始采集起这片荫菇来。
数百朵的荫菇。
有大有小。
不管是大还是小,钟文如数装了起来。
甚至。
到了最后,钟文另外一个备用的丝兜都已经装满了,钟文还不满意,更是压得紧紧的,这才把所有的荫菇采集完毕。
“黑与白,跟我回太一门吧,鬼手也在我太一门,正好你也认识,以后,你们就不要再到处跑了。”采集完毕后,钟文看向黑与白问道。
“吱吱吱”
黑与白闻话后,直接跳了起来,纵到钟文的肩膀之上。
不用言语,钟文就知道,黑与白这是同意了。
“那我们走。”钟文摇晃着脑袋,看了看左右两个肩膀的黑与白,随即又是环视了一眼这片长着荫菇之地的地方。
顺着小通道,回了坍塌的洞穴。
随后又是寻了好一遍,这才找到了出口。
出口早已是被诸多石块压住。
但这一切,却是难不住钟文。
过了小半个时辰后。
钟文终于是从术门的地底之下出来。
可当钟文打开机关,跃上地面之后,却是发现整个术门的山凹里,到处都是人。
“长老。”
“九首道长。”
“……”
众江湖人士一见钟文突然从那术门的石屋机关内跃了出来,先是一惊,随着一瞧是钟文后,立马向着钟文打起了招呼来。
钟文虽不明,但瞧此情况也知道是怎么回来了。
而此时毒雷他们,却是早已被杀了。
连一个活着的术门人都没有,这让钟文想说话,都不好开这个口了。
这些人。
本不该死。
最多也就是被废罢了。
而当这些江湖人士出现在这山凹后,那下场不是死也是死了。
至于术门的地底之下是否还有人,钟文不知。
或许还有吧,或许已经没有了吧。
但此刻的钟文,却是想急于离开,好回去养伤,随即向着众人拱了拱手,“诸位即然到了这术门之地,我九首也不好多言什么,不过你们要是想入术门的地底之下,切忌要小心,术门有一种能爆炸之物,诸位也看到了,就连我也是受伤颇重,为此,我就先回去疗伤了。”
话一说完,钟文直接纵身离去。
留下一群不明所以的人愣在当场,不知道钟文所言是何意。
不过。
随着钟文一离开不久后。
众江湖人士,就开始随着那个打开的机关,涌进了术门的地底之下去了。
而后。
术门之下便传来阵阵的爆炸声。
从这些爆炸声,就足以说明。
术门的地底之下,还有着一些弟子的存在。
回到龙泉观的钟文。
把火蛟胆交给了自己的三师傅。
而后,又是把荫菇处理好,这才开始疗伤。
可就在钟文准备疗伤之际,那颗放在一边的火蛟蛋,却是破裂了开来,从里头钻出来一只小小的火蛟。
小火蛟的突然孵化。
让钟文即惊又喜。
哪怕重伤的他急于疗伤,也不再去想这些了,只接服用了一粒圣莲子,就开始照顾起这只小火蛟来了。
有道是。
野物就是野物,灵物就是灵物。
这才刚孵化的火蛟,第一眼见到钟文后,就开始把钟文当作亲生父亲一般。
为了这只小家伙。
钟文也是费尽心思。
在龙泉观的地底之下,弄了一个小石炭坑,好供这只小东西成长。
火蛟喜热不喜冷。
一冷就睡觉,可要是一热,就活跃的很。
一个月后。
钟文安顿好龙泉观的诸事之后,就带着九儿去了慈航殿所在的苦寒之地。
这一待。
就是一年。
一年后。
钟文带着九儿回来。
而此时的九儿,已是从武道之境一层,直接突破到了武道之境四层了。
这让所有人都惊呀于九儿的天赋。
一回到龙泉观的钟文。
还没来得及去看一看火蛟,就着急的跑去曼清的屋中去了。
“哈哈,我九首也算是有儿子了,九儿,你看,这可是你弟弟,以后,你可要好好带着弟弟啊,莫要让人欺了他。”钟文抱着半岁带着把的儿子,心情激动的已是没了边了。
九儿站在一边,也是高兴的有些忘乎所以,“父亲,我抱抱,我抱抱。”
“九首,青儿还没有取名字,你看取个什么名字才好?”曼清见到自己的男人,带着女儿安全回来,高兴的看着。
“取名字?这事还是交给师傅吧,师傅他老人家取的名字最好,我怕是取不好。”钟文能把取名字的权限交给自己的师傅,足可以看出,钟文这是有多重视自己的这个儿子了。
先是有女儿。
而后又有了儿子。
不管是谁,估计都要乐开花了。
最终。
钟文的这个儿子的名字,由着李道陵来取。
大名钟唐,小名青儿。
而这个青儿的小名,来自于鬼手。
这也算是大家都占了一份情在里头。
自从钟文父女二人回到龙泉观后。
这上上下下都是高兴的很,就连黑与白,也是高兴的天天跟随着钟文。
当然。
黑与白也开始接受起了其他人,其一,自然是九儿了。
密洞之下的火蛟。
经过一年的喂养,也开始渐大,但却是依然喜欢睡觉,而且一睡,就是好几天。
只要到了喂食之时,它才会醒来。
诸事已平。
钟文在龙泉观中,也开始做起了那合格的父亲来。
有了儿子,这身心也基本都是围绕着儿子去的,这也使得九儿每天都要向着自己的父亲报怨说父亲不疼她了。
这一过。
就是三年。
三年如一日,三年的时间,顿时就像如流水一般,渐渐消逝。
前十年,再加如今的三年的时间。
钟文的样貌虽说有些变化,可依然显得年轻。
而在这三年里。
钟文的儿子,也开始渐大,也无须钟文天天抱在手上了。
这不。
小家伙现在此时正跟着小小黑玩的不亦乐乎,而一旁的九儿,却是小心的看护着。
而此时。
龙泉观外,却是奔来一骑。
“禀利王,圣上驾崩了,还请利王诸人前往长安。”当那人入了龙泉观,一见钟文一等人后,直接单膝下跪,痛哭流涕的。
钟文等人一听圣上驾崩了,顿时也是心中忧伤。
而李道陵闻消息后,更是老泪纵横。
谁也没想到。
李世民的驾崩,来得如此突如其来,这是谁也没有预料到的。
不过。
当钟文一想想李世民的年岁之后,也知道李世民本该早些年就该驾崩了,能活到如今,也算是个异数了。
可正当钟文他们准备之时。
龙泉观再次迎来一骑。
“禀利王,皇后因圣上驾崩伤心过度,于圣上驾崩当天晚上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