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超神道主-1052 慶典與嘉獎、家庭、路林聖的困擾(一更,四千一百字)看書

超神道主
小說推薦超神道主超神道主
余归海父子走出洞府,在外面守护的青阳子迎了上来。
“恭喜大公子晋升衍道境!”
他感受到余吒身上散发出的恐怖气息,面色复杂无比,眼中流露出羡慕之色。
青阳子的修为在道境巅峰卡了上万年岁月,对于衍道境早已向往无比。
如今眼见一个才几十岁的小辈竟然晋升了衍道境,说实话,没有羡慕嫉妒恨到道心失守走火入魔就算他心境强大了。
“呵呵,道友也不需着急,安心转化功法,用不了多久你也可以晋升衍道。”余归海接过话茬,鼓励道。
“承主人吉言!”青阳子毕竟是积年老怪,很快平复了心中的波澜。他上万年岁月都等了,还在乎这区区十来年么。
余归海微微一笑,说道:“吩咐下去,一年之后,举行宗门庆典,庆祝吒儿晋升衍道。另外举行嘉奖仪式,对于门中修炼突出的天才、为宗门做出重大贡献的弟子、有重大研究成果的修仙科技研究人员等,进行嘉奖。”
“遵命!”
青阳子闻言大喜,这庆典也有助于提升宗门凝聚力和威望,增加门人弟子的积极性。他早就琢磨着搞一次类似的,没想到余归海突然提出来,而且还有着非常具体的办法。
“注意做好选拔,一定要公正、公平、透明,不能够暗箱操作,徇私枉法,让滥竽充数之人被选中。这件事就由你专门盯着。”余归海补充道。
“主人英明!正当如此!”青阳子拱手道。
“嗯,去吧。”
“告辞!”
青阳子走后,余归海对余吒说道:“吒儿,你如今刚刚突破,境界不稳,先去看望一下你母亲兄弟,然后就闭关潜修吧。一年后庆典之时再出来。”
“我正有此意。”余吒回答道。
…….
父子二人,一起回到家中。
宁媚儿和余醉余英俊听说余吒突破到衍道境,全都十分高兴,与有荣焉。
“吒儿真是天纵奇才。”宁媚儿一脸慈祥的夸赞道。
“母亲过誉了。”余吒恭敬道。
“母亲只知道夸大哥,我也不差啊,我马上就要度飞升天劫。用不了多久,我也能突破衍道境。”余醉有些酸溜溜的说道。
“你那是自己修炼的么?整天游手好闲,到处惹是生非,沾花惹草,不务正业。”宁媚儿白了他一眼,笑骂道。
“哪有这么说自己儿子的。”余罪不满道。
“母亲说的哪里不对?”旁边,路小凤气呼呼的瞪了一眼余醉道。她现在修为也有合体期巅峰,但是比之余醉的道境相差太远,不像以前敢动手了,只能是埋怨几句。
“嘿嘿,是我不对。”余醉直接败退。对于自己老婆,他还是感到非常亏欠的,毕竟自己理亏,找了一万八千多小老婆,实在有些对不起路小凤这个正妻。
“咳咳!好了,你们做的都不错。”余归海咳嗽两声,结束了这个伤感情的话题。
他看向路小凤,问道:“我看凤儿也要突破炼虚期了,准备的怎么样?什么时候开始突破?”
“启禀父亲,我已经做好准备,就在半月后突破。”路小凤恭敬的回答。对于余归海她一直都十分敬重,实在是其形象太过高大,根本随便不起来。
“很好!我这里有两枚灵丹,你拿去突破时用得着。”余归海点点头夸赞了一句,递给路小凤一只玉瓶。
玉瓶之中装着两枚雪白的灵丹,散发出惊人的药力。
炼虚丹,而且是完美程度的炼虚丹。
路小凤双目一亮,急忙接过来,连声道谢:“谢谢父亲赐丹。”
炼虚丹她自己也有准备,但是品质只有上品,远不如这两枚效果好。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一家人不用客气。对了,你父母现在何处?”余归海说道。
“父亲在冥国,母亲在火域潜修。”路小凤回答。
“嗯。”余归海点点头,准备抽空去找路林圣叙旧,毕竟两人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了。
“父亲,我的呢?”余醉见状急忙讨要好处。
“少不了你的,对了你准备什么时候度飞升天劫啊?”余归海说道。
“我感觉我随时可以渡劫。”余醉说道。
“那就三天后吧,到时候让你哥哥替你护法。你再替凤儿护法。”余归海说道。
“好,就听父亲的。”
余归海又提点了余英俊几句,便打发走了孩子们,夫妻二人难得的相聚。
…….
“这些年苦了你了。”
余归海捧着妻子的脸庞,深情说道。
“噗嗤~~~”宁媚儿忍不住笑了,“这有什么苦不苦的,修仙之人动辄闭关百年千年,相对而言,我们这才多久没见面。”
余归海微微一愣,随即明白自己又按照地球的观念行事了。
在地球,夫妻几个月不见就已经算是久别了,几年不见,基本可以各自开始新生活了。
但是这里不同,尤其是修仙者,到了他这种层次,一次闭关都要千儿八百年的,夫妻几百年不见面都很常见。
“对了,你的修为进度怎么样?”余归海急忙岔开话题。
“进度还行,到了道境修炼速度就慢了下来,远不如虚境时候了。”宁媚儿说起修为,有些不满足的说道。
其实她的修为已经很离谱了,如今她早就已经度过飞升天劫,并且将修为提升到了道境一重天的巅峰程度,随时可以突破道境二重天。
若是真正按照天资选择天才,宁媚儿才是最应该入选的那一个。只不过,她早早就告知青阳子,不要选她做宗门天才。
“已经不错了。夫人要满足啊。”余归海笑道。
“人家就是随便说说而已。”宁媚儿翻了翻白眼,接着又说道:“对了,夫君。玄牝令有变化了。”
“哦?什么变化?”余归海忙问。
当初他将玄牝令交给宁媚儿时,就发现玄牝令另有秘密,但是他却没能够发掘出来,没想到现在妻子竟然发现了。
“你来看!”
宁媚儿说着,摊开手掌,一块通体灰色,背面雕刻着玄奥细密花纹的令牌浮现而出,正是玄牝令。
余归海仔细探查,赫然发现玄牝令中的空间扩大了好多倍,原本就堪比中型世界,现在更是堪比十条大道的大世界那么大。
“这么大了啊!”
余归海也忍不住面露惊色。
宁媚儿微笑不语。
余归海继续探查,忽然,他眉头微皱,说道:“你将此物与你的体内空间融合为一了?”
“这也是意外之喜。当初我使用玄牝令中的黑潮之气修炼,在渡飞升天劫之时,玄牝令突然与我的体内空间开始融合。后来,我发现这种融合乃是好事。对我的实力增幅很大,修炼速度也会随着融合进度,进一步加快。”宁媚儿回答。
“但是这宝物来历不明,我担心有问题啊。”余归海面露一丝担忧之色道。
“夫君不必担心,现在我虽然仅仅是与此物融合了不到一成,但是却并未发现什么害处,甚至冥冥之中感觉到有一种大机缘大造化在等着我。”宁媚儿劝慰道。
“夫人一定要谨慎小心,一有不对立刻告诉我。”余归海面色微松,叮嘱道。
“夫君放心,我知道的。”宁媚儿回答。
然后,她思索了一下,又说道:“这玄牝令非常之玄妙。我曾经专门查阅,竟然找不到只言片语的记载。不知道夫君有什么可以教我的么?”
“对于此物,我也了解不多。此物乃是我从路盛界得到,曾是云渺宗祖传宝物,可惜门中并无详细记载。我感觉当初宗门老祖恐怕也不知道此宝的秘密。后来路盛界毁灭,更是无法可查。”余归海摇摇头道。
他脸上露出一丝迟疑,说道:“我曾看过一篇道经,其中提到‘道化生万物而不见其所以生,是谓玄牝。’由此可以推测,这玄牝令或许与大道微妙化生有关,若如此,其中的秘密恐怕牵扯极大,夫人以后不可对任何人提起此物,也不要轻易展示。”
“我记住了。”宁媚儿凝重回答。
这一句道经之言,一听就玄奥无比,显然蕴含着天大的秘密,天机不可泄露!
……
余归海陪着妻子渡过了一段悠闲平静的时光,这一天直接来到阴面冥国。
当初,冥土界被余归海融合到冥国之内,化作一片冥土,占据了大片地界。
路林圣的修为也已经直接达到了化虚期后期。他的修为提升的飞快,但是终归不如余家父子那般的变态。
但是如果比之常人,也是变态的很。
之前青阳子同样将他选入顶尖天才之列,却被他直接拒绝。他只需要在冥土之内,修为便会突飞猛进,宗门的资源倾泻没有多大作用,倒不如留给其他的天才。
余归海直接浮现在冥土中心的一处宫殿之内,这宫殿修建在一片灰黑的大山之间,巍峨壮观,却又一片死寂,乃是货真价实的鬼域。
“海哥,你怎么来了?”
余归海放出气息,立刻,宫殿之内便传出一个惊喜的呼声。
接着,一个英俊的青年疾步走出宫殿,一脸惊喜,正是路林圣。
“林圣。”
余归海见到路林圣也有些激动,这是真兄弟啊。他能有今天,要多亏路林圣的支持。
兄弟二人双手紧握,面带激动,好大会儿,余归海才说道:“走,里面去说。”然后他抱着路林圣的肩膀走进大殿之内。
大殿内也是一片灰黑色的冷色调,死寂沉静,也不知道路林圣如何承受如此的冷清。
两人坐下之后,开始畅谈,回忆一下往事,谈论一下宗门,余归海说一说外出游历的见闻,路林圣聊一聊闭门苦修的艰辛。
期间,身为冥国之主的暮语前来拜见,被余归海打发走了。暮语如今已经晋升道境,度过飞升天劫,实力强大。唯一的限制是不能够离开冥国。
身为血河之主的悟红也拜见,同样被余归海打发走。
兄弟二人畅谈良久,都感觉兄弟之情从未冷却。
余归海看了看路林圣说道:“林圣,你可是在融合冥土?”
他刚来此地,就已经看出了端倪,这一方冥土隐隐有着脱离冥国的意味,其中的气息正是路林圣的气息。
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就是路林圣将自身空间与冥土融合。
“我也不想的,但是我只要修炼,这一方冥土就会潜移默化的与我的冥土空间相互融合。”路林圣苦笑一声,解释起来。
余归海看出来了,这一种融合是无法逆转的,除非路林圣从此不再修炼。
不过,一旦路林圣真的融合了冥土,那么这一片冥土就会从冥国之中彻底脱离,然后成为路林圣的体内空间的一部分。
这样的话,五灵天界的大道总数也会相应减少。
余归海算了算,冥土主要是冥土界的地盘,占据了近三十条大道,就算是剥离出去,五灵天界也仍然有着九百多条大道,影响不大。
这件事其实是他自己欠考虑,当初为了五灵天界达到五百大道,直接将冥土界融合进来。却没有考虑当初路林圣与冥土界的契合程度。
如果当年他仔细考虑,便可能早早发现此事,也不至于造成如今的局面,耽误路林圣的提升。
于是他说道:“林圣,你尽管将冥土融合吧。当初是我欠考虑。不能够因此影响你的提升。”
“海哥,这会对五灵天界造成影响吧?”路林圣问道。
“无妨,冥土占据的大道不到三十条,就算剥离出去,五灵天界也仍然有九百多条大道,没什么影响。你尽管放心融合便是。”余归海解释道。
路林圣闻言松了口气,说道:“那我就不客气了。”
他的心中也如一块大石落了地,这些年来他一直被此事所困扰,而又不好意思去找余归海说,所以才拖到今日,否则他的修为绝对也已经达到道境。
“你我之间既是兄弟,又是儿女亲家,亲上加亲,何须客气。”余归海大笑道。
“是啊,是啊。不过,海哥,我得说说醉儿。这也太浪荡了。凤儿可是真受委屈了。”路林圣大笑道。
“都怪我管教无方。不过你放心,这次我已经警告他了。对了,凤儿也已经晋升炼虚期了。”余归海笑道。
“真的吗?这个丫头,也不知道告诉我一声。”路林圣惊喜道。
“这还能有假。你也该去看看妻儿了。”余归海笑道。
“回头就去。”路林圣忙道。
兄弟二人又畅谈了一番,余归海便告辞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