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家裡有門通洪荒笔趣-第二百六十一章 紫府仙洲氣象看書

家裡有門通洪荒
小說推薦家裡有門通洪荒家里有门通洪荒
“这百万年间,我见二位气象万千,愈发宏伟,道行精进颇为可观,想来二位道友气运不少,不知可否……”
准提接引皆是尴尬一笑。
“那等气运,吾等并无。”接引惭愧地说道。
燃灯顿时愣住。
不是说没有气运都不能修行吗?
准提淡淡吐出四个字:“鸿蒙紫气。”
燃灯明白了。
燃灯酸了。
“二位道友真乃大气运在身。”
准提摇摇头,“皆是鸿钧圣人栽培。”
菩提树下,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许久,燃灯谢道:“多谢二位道友告知。”
“道友客气了。”准提问道:“却不知道友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燃灯想了想,说道:“贫道打算前去拜见一番西王母,如果实在没有修行之法,便退出仙神协议,试试加入巫妖二族,挣一份气运修行。”
“道友慎重。”接引劝说道:“即便没有外来气运,吾等依然可以修行,何必图一时之快,将自己陷入险境呢。”
“需知道友一旦退出协议,巫妖二族便都可以痛下杀手,那周天星斗大阵与十二都天神煞大阵,便是我等,也须退避。”
“多谢二位道友劝告,吾只是暂时有此想法罢了,具体如何,还得日后再说。”
“如此便好,如今局势微妙,慎重一些,总不会错。”接引这才松了口气。
三位大罗又谈论了半天,最后燃灯才告辞离去。
看着燃灯离去的身影,准提问接引道:“他会怎么做?”
接引摇摇头,“他心不安定,也不愿落在西方,随他去吧。”
……
百万年前,鸿钧道祖以身合道,对洪荒生灵来说,这本是仅次于盘古开天辟地的状举,让整个洪荒天地的“容量”拓宽。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如果按照当初盘古开天辟地的流程慢慢来的话,那么这拓宽的部分,需要洪荒生灵一点点依靠自身气运填充,一尊尊巨神崛起。
这个过程,需要上千亿年。
但是现在的洪荒之中,有大罗尊神,传下修行法门,有无量气运,加速修行。
是以短短百万年,天地又再一次圆满了。
正如准提接引所言,那些有大气运的,才在这次天地拓宽中,获益最多。
譬如巫妖二族,譬如那些得了鸿蒙紫气的大罗,譬如那些极少数身具大气运者。
譬如,西昆仑仙境和紫府仙洲。
此时紫府仙洲上,亿万仙神遨游云海之间。
云海之巅,一座座云台并列,诸多大罗尊神列席其间,开怀畅饮,时而喜看下方仙神共舞,时而点评后辈金仙太乙们的比试。
最后还不忘遥祝尊位上的东王公万寿无疆。
这是东王公寿诞。
百万年间,许多势力发展缓慢,许多大罗修行止步,进境缓慢,然而紫府仙洲不在此列。
东王公立下仙族,传授纯阳仙道,以仙风云体之术为基础,辅以无量气运功德玄黄,推动整个紫府仙洲迅猛发展。
现如今的紫府仙洲,大罗过四百,混元过千,太乙以亿万计,金仙更是不计其数。
如此庞大势力,在这个巫妖蛰伏,不理外事的洪荒之中,可谓风光无限。
云海之上,诸多洞天福地,都遥遥尊奉东王公,称其为东方青木全真纯阳仙尊,隐隐有散修大罗领袖的意味。
这次东王公寿诞,前来祝寿的大罗中,就有不少是其他洞天福地来的。
东王公满意地看着这等盛大的景象,面露笑容,不枉费他将当初立下仙族所得的气运尽数消耗,才有了今日的局面。
这还得感谢道祖,如果没有道祖赦封的东王公名头,众仙之尊的名号,他紫府仙洲只怕无论如何也难以吸引来这么多有潜力晋升大罗的混元强者。
要知道,晋升大罗,气运重要,但是最重要的是修士本身的能耐。
拥有这些位大罗,他紫府仙洲才能聚势,才有如今气象。
如果这样的局面继续维持下去,估计再有个几十万年,他东王公就能够成为所有散修大罗实质上的领袖,到那个时候,洪荒巫妖两极格局,只怕就要改写了。
一想到这里,东王公脸色就有些郁闷。
可惜啊,他的气运,已经消耗完了,像之前那样高速增长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东王公眼眸之中,眸光明灭不定,想要潜移默化,最终成为散仙领袖的打算,由于缺少了源源不断的气运支撑,已经没办法进行下去了。
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有气运,毕竟紫府仙洲四百多位大罗,如果可以让诸位大罗停止修行,将大罗自生的气运尽数交上来,再进行合理分配,其实也不是不可以。
四百多位大罗庞然的气运,完全可以支撑一些极其有潜力的混元强者冲击大罗。
但是无论如何,东王公都不敢这么做,因为这样是自掘根基,会动摇紫府仙洲的稳定。
而且别的不说,他东王公自身就不会做这个表率。
虽然说这些年他耗费了海量气运,自身修为在太初境界并没有得到长足的进步,但是即便如此,东王公也不会让自己修行止步。
他身为一方势力领袖,如果在这个其他势力领袖都飞速进步的时代修为止步,那将是非常危险的事情。
别的不说,万一哪一天跳出来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太初大罗,将自己击败了,那还怎么说。
伟力加身的世界里,领袖自身的伟力,也是一种统治基石。
看着充满欢声笑语的寿宴,不知怎地,东王公内心有些烦躁。
“仙尊似乎不开心?”拿着卷轴阅览的仙荷神尊问道,一旁的牡丹神尊也转头看过来。
“唔,没什么。”东王公摇摇头,“只是在想一些事情罢了。”
仙荷神尊微微颔首,不再问,既然东王公不愿说,她问也没用的。
“仙尊是在担心巫妖二族?”倒是牡丹神尊心思玲珑,似乎猜到了什么。
东王公不置可否,“别想太多。”
虽然他让牡丹神尊不要想太多,然而他自己心中,却隐隐有些紧迫。
牡丹神尊说的不错,他的确是在担心巫妖二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