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說 問道長生錄 愛下-第二百四十章:仙府將開熱推

問道長生錄
小說推薦問道長生錄问道长生录
公冶白四人听到段明轩如此说话,不由的齐齐冷哼一声。然而,他们几人心中挂虑乃是独孤追云的生死安危,也懒得再去争论什么。当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希望石易风能够尽快的将独孤追云的伤势治愈。万一独孤追云因为这一次的事情,而无法进入仙府的话,那未免有些太可惜了。
几个人之中,如果说谁是最为愧疚的,那定然非周子峰莫属了。独孤追云这一次受了如此严重的伤,可以说跟他有着极大的关联。如果再因此而错过了这千年难得一见的仙府出世的话,他就更加的自责了。
从另一层来讲,周子峰的心中是感动的,更是无比激动的。曾几何时,他只不过是一个无名的散修罢了,没有人愿意跟他结交,他没有朋友!然而,如今虽然还是一个散修,却有了这几位知心而交的好友。纵然是死,他也不会有什么以后,更不会有什么后悔。。。。。。
作为周子峰的好友,除了石易风此时此刻在凝神为独孤追云疗伤之外。其余的人,都能或多或少的感受到,自己这位好友,内心之中的波澜。只不过,眼下并不是几人交谈的时机,只能暗暗的在心里叹了一声。
时间,慢慢的流逝着,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之后,石易风与独孤追云二人已经笼罩在无数的清光之中。那清光之中,充满了勃勃的生机,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石易风修炼的乃是极为罕见的木属性真功。
不多一会儿之后,独孤追云“噗”的一声,嘴里喷出一团淤血,脸色也开始变得微微有些红润起来。而石易风也在这个时候,长长的舒了口气,双手慢慢的收了回来,擦了一下额头之上的汗水。。。。。。
“独孤道友的伤势已无大碍,休息一日也就差不多了,只不过这一身的灵力只能通过静修才能恢复了。周道友,滕道友,烈道友,老白,你们几人且将他转移到一个安静的地方,过一会儿,他就应该醒了。。。。。。”
石易风微微调息一会儿,这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朝着守在四周的几个人叮嘱了几句。这一番疗伤,纵然是他也不禁感到一阵虚弱。如果不是所修功法乃是修道界之中最顶级的功法之一,恢复速度极快的话,他体内的灵力,恐怕也早就消耗一空了。
几个人听到石易风的话后,不由的同时松了口气,然后朝着他点了点头。随即这才上前几步,搀着独孤追云的身体朝着无人的地方走了过去。倒是公冶白似乎有什么事情想要告诉石易风一般,并没有跟着他们而去。
石易风似乎知道了这位好友有什么话要对自己说似得,不禁扭头看了一眼神情复杂的公冶白。另一边却是暗暗的传音给他,说这里人多眼杂,不是说话的地方。使了一个眼色之后,两个人这才朝着人少的地方走了过去。。。。。。
一场精彩绝伦的战斗,随着段明轩重伤之下被人抬头,独孤追云昏迷不醒也终于彻底的结束了。这一场几近于生死的战斗,可以说是让所有的围观之人都感触颇深,感慨万千也不为过。
段明轩这位来自中洲阴月宗大长老的关门弟子,其修为境界,可谓是站在了元婴境界的顶峰。一身的战力,加上诡异莫测的手段,的确无愧于元婴榜前十的称号!更遑论他身上的那一件名声响彻在人间,已经足足有数千年之久的寒月阴阳刀,如此神兵利器。
假以时日的话,段明轩的战力定然会更上一层楼。这一战,的确是段明轩胜出了。尽管最后的一刻,他也重伤昏迷不醒。然而,不能否认的是,段明轩的确是技高一筹,哪怕这一筹很是微弱。。。。。。
不过令这些来自天南地北的修士感到更为震惊的,就是独孤追云了。他们知道独孤家的可怕,更知晓独孤家每一代的出世之人都绝非常人可比。然而,今日却是真切的感受到了这一切。
独孤追云以元婴中期的修为,竟然真的可以逆而伐上,与位列元婴榜前十的段明轩大战上千回合。更为甚者,到了最后,他更是重创对手!尽管他自己也是身受重伤,昏迷不醒。
然而,这一切已经无关紧要了。对于这些围观的无数修者来说,这一战可以说已经深深的刻在了他们的心中。修道之人,的确可以以弱战强,就算是对手再厉害那又如何?面对对手的时候,如果连一战的勇气都没有的话,又怎么能冲破这个枷锁?让自己从固有的观念之中释放出来?
对于许多的元婴境界的修士而言,这绝对是一个巨大的事件,甚至于比之东海仙府出世都不逊色丝毫。然而,对于那些高高在上的合体修士、渡劫境界的修士而言,却又是那么的微不足道了。这件看起来颇为轰动的事情,在他们看来,也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插曲罢了。
百里之外的一处山涧之中,清澈的溪水缓缓的从下面流过,时不时传来一阵阵的潺潺之声。微微有些绿意的老树,零星的分布在山涧之中。偶尔还能看到有几个小动物,东张西望几下之后,消失在山间之中。。。。。。
顺着潺潺的流水之声,放眼而望,溪水的上流之地,分分散散的站着足足能有上百道人影。这些人之中大部分都是、三三两两的分开而站,偶尔也有人独自一人。其中一大部分的人影,所着服饰与东域本土修士大为不同,奇装异服之人倒是不在少数。
如果说这上百人有共同点的话,那就是高深莫测,模糊至极!这些人身上的气息可谓是讳莫如深!纵然没有那位算命老人秦广陵给人的感觉那般莫测。比之海滩之上的那些元婴境界的修士不知道高出了多少?
蓦然之间,这上百道人影,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纷纷转身不约而同的抬头望向了远处。一道人影,由远处正快速的朝着山涧所在的位置飞了过来,其速度之快,仅仅只用了不到两个呼吸的时间罢了。
“咚”的一声轻响,来人轻轻地落在了一块巨石之上,其势举重若轻,落地之时只有微微的响声。由此可想而知,此人的修为定然达到了匪夷所思、极为高深的境界。。。。。。
果不其然,这上百修士,无一例外的都朝着这位身材高大无比的男子纷纷施礼。而这个男子,似乎并没有觉得这么多人对自己施礼有何不妥之处。仅仅轻轻的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望了一眼东海方向。
一时之间,上百人的场地,顿时变的鸦雀无声,极为宁静。除了这潺潺的流水之声,再也听不到其他任何的动静。山涧里,偶尔吹来一阵春风,听到树叶迎风而动的声音,“唰”“唰”。。。。。。
“呼延前辈,晚辈斗胆问一句,还往前辈能不吝赐教!”许久之后,终于有一个人忍不住这宁静的气氛,身体微微上前一步,朝着那位身材高大的人影,抱了抱拳,然后朗声开口问了一句。
随着这男子开口的时候,这百数十人均是神情极为凝重,目光紧紧的凝视着站在巨石之上的高大身影。看这些人的脸色,就算没有这个人开口的话,他们之中定然也会有另外的人开口询问。
高大的身影默默地望了一眼说话的男子,此人中等身材,面白无须,年龄看起来不过能有四十左右。一身书生的打扮,手中还拿着一把折扇,撇开别的暂且不说,如果此人行走在凡尘之中的恶化,定然会被认作是教书先生一类的人物。
身材高大的修士,缓缓的收回了目光,此人严格算起来的话,还是他的晚辈,见了他本人必须执晚辈礼。只是,没想到数百年前的匆匆一别,自己曾经暗中指点过的后辈,已经有了渡劫初期的修为。当真是世事变幻,白云苍狗!
目光不由的从其身上挪开,扫视了一眼这其余的人,这些人除了五六十多个与自己平辈论交之外。其他一小半的人,可以说都是陌生的面孔。想来这些人都是刚刚突破到渡劫境界,修为才堪堪稳定下来后辈。
“贤侄,你且稍安勿躁!稍后的时候,自然会有人过来告诉你们,这东海仙府之内,到底虚实如何。。。。。。”
高大的中年人,气度果然不同凡响,再加上其远超这些修士的修为。此话一出的时候,这些人就算心中再有什么想法,也不敢公然的再次质问。否则的话,那就是对这位渡劫后期修士的大不敬,后果自然不会有什么好事。
与此同时,石易风与公冶白二人,正恭敬的站在一旁,而两个人身前端坐着一个身形有些佝偻的老人。定睛一看!赫然正是消失了一日夜之久的大乘修士——秦广陵!此时,这个老人神情可谓是极为的凝重!
“仙府马上开启,你等二人切记要小心行事!这里面有什么东西,老夫也不知晓!一旦进入了到了仙府之中,生死各安天命!切记!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