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说 一人得道 愛下-第二百七十四章 神光澤血親【二合一】相伴

一人得道
小說推薦一人得道一人得道
说话的,是个满头白发、有着一把胡子的老人。
待众人看去,他便咧嘴笑着。
此人名为渊泉,乃是外门弟子,负责河东之地的凡俗产业,按着崆峒门中的介绍,亦有道基境的修为,只是年岁颇大,已是八十有三。
不过按着辈分,这人和灵崖等人乃是一辈人,之前师姐妹两人在河东游历的时候,虽未见得此人,但衣食住行所需,多取之于其人安排。
“不错。”听得此言,龙旭点点头,笑道:“扶摇子之名,如今仙门八宗哪个不知?莫说八宗,就是天下旁门,怕是也有不少人已经知晓了吧?”
陈娇、灵崖听着此话,都忍不住露出笑容。
灵梅一下子看了自家师姐一眼,出言道:“听说半年前,陈国派人来了咱们崆峒山,想要请小师叔回去省亲呢,想来扶摇子……师叔那边肯定也安排了人。”
“想要巴结扶摇子的人,自是不少,尤其是他出身凡俗,有着陈国宗室的名头,不知道多少人眼巴巴的盼着呢,但太华山,不是那么好去的。”
渊泉嗤笑一声,见着众人面露疑惑,就解释道:“太华山那可是周国腹地,就在长安边上,不比咱们崆峒,离着还远,还是羌胡杂居的边鄙之地,但就是咱们崆峒,陈国朝廷的人,也不是那么容易去的,这次也是派出使者、使团出使之际,顺带着去送一封家书,对外肯定是宣称为顺带,但到底哪个才是或正事,那可就不好说了,嘿嘿。”
灵梅听到这里,忍不住就道:“这话古怪,咱们仙门虽然都是依山傍水,可不都是在秘境之中修行吗,关他们世俗朝廷什么事,他们可管不上咱们。”
渊泉就道:“几位怕是不知道,这凡俗王朝对自家境内的仙家门派,可是看得很重的,哪怕宗门丝毫也不理会朝廷,依旧甘之如饴,况且这寻常的修士过来拜访,他凡俗朝廷想要干涉也是有心无力,可凡俗之人到底要走在地上,想轻易接触仙门,嘿嘿……”
他说着说着,冷笑起来:“一旦被抓住了,给贴上个细作的名头是肯定的,别说是他国使者,就算是在国中为质的皇子,也是说杀就杀!”
灵梅一愣,惊道:“这么厉害?来咱们崆峒勉强也算是周国境内,那过去岂不是也有来访者被强行拦住了?”言外之意,是不是有想要来拜山入门的弟子,被人给中途给截了去。
“咱们崆峒在朝中有人,加上地处出关之处,而且先前也说过,山下多是胡汉杂居,很是纷乱,而且……”渊泉说到这里,顿了顿,看向陈娇,“这陈国的拜访之人,还有正当名头,否则也不会过了这么多年才来一次,毕竟太华扶摇子的名号,可是几年前就响彻天下了!”
龙旭点点头,道:“不错,这次来拜山的领头之人号半心居士,乃是定心门徒!”
这话一说,灵崖、灵梅就都明白过来,她们倒也知道,陈娇这位小师叔本是定心门人,但最后经过一番交涉和利益交换之后,又被引渡到了崆峒山中。
毕竟定心门只是小宗门,得一转世仙能守住还好,真个不好,难免被人觊觎,这就是取祸之道了。
而崆峒为大派,在这次转世诸仙的争夺中扑了个空,错过了大劫之前的神藏机缘,于其门中来看,亦是不妙兆头,自然有动力拿出好处、资源与定心门交换。
对陈娇而言,能入崆峒这般大宗,也多了更多选择,有益无害。
几轮交涉之后,这事说定,也留下了人情,双方往来走动,也是应有之意。
渊泉就道:“定心门的人领着陈国的人来崆峒拜访,那就是仙门之间的情分,周国朝廷再是霸道,又怎么敢干涉?因为在这件事里面,他陈国的使者只是添头,真正的大头是人家定心门。”
众人闻言,品味片刻,发现还真是这么回事。
“其实,里面的关键,还是小师叔的那位兄长,”渊泉说着,将话题拉了回来,“最近这些年来,定心门与陈国朝廷的关系越发亲密,听说陈国的供奉楼中,有好些个定心门弟子占据高位,隐成一派,据说下一任的楼主,就有可能是定心门徒出任,若无扶摇子之名为助推,定心门就算是小门,也不至于出任这般职位,毕竟气运牵扯着凡俗王朝,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一人得道 起點-第二百七十四章 神光澤血親【二合一】熱推
渊泉简单讲解,深入浅出,将里面的利害关系给剖析一遍,其他人都纷纷点头,对他的态度也有了变化,显得亲近了很多。
“师兄厉害,一番话让我开眼了。”灵梅称赞起来。
陈娇都忍不住夸赞道:“老先生懂得真多。”
龙旭更是直言不讳的道:“这些人际往来有很多玄机,我等很难看破,人情练达皆文章啊。”
“嗨,能心无旁骛的修行才是福气啊!”渊泉哈哈一笑,“如我这般,就是人际关系再是顺畅,产业再大,寿元断绝,性命不存,不过枯骨一堆,又有何用?不过我是没指望了,不过我那孙子资质不凡,还望几位若是见得了,能照看一二。”
众人自是答应下来。
忽然,陈娇神色微变,浑身微微一颤,身上竟有诸多虚影显化,浑身气势也猛然攀升!
这般明显的变化,自是瞒不住其他人,众人不由一惊,纷纷面露疑惑,尤其是灵崖、灵梅,更是直接就感受到一股威压,甚至做出了戒备之色。
整个飞舟更是摇晃了起来。
连陈娇自己,都是吓了一跳,感受着身上的澎湃之力,倒有几分不知所措。
不过,只是这呼吸间的功夫,她身上的异样已然开始平息。
渊泉似是明白了什么,就点头道:“看来是快到了。”
他这边话音一落,龙旭也反应过来,掐指一算,笑道:“不错,确实是入了河东地界了,而起还在大河之上。”
“这……”陈娇精神一震恍惚,身上异象散去,但脸上却有几分不安,就问道:“师兄,我这是怎么了?”
“莫慌,莫慌,这是好事。”龙旭微微一笑,看向渊泉。
渊泉会意,于是主动解释起来:“这是入了河东地界之后,离着那位近了,所以血脉生出感应,自然而然的到了一点助力。”
“还有这般说法?”灵梅疑惑起来,“修行从来都在自身,还能因为血脉影响旁人?我有个弟弟,如今已是四十多岁了,我每次回去,也不见他有什么异样,莫非是因为他未曾修行的关系?”
“咳咳……”灵崖轻咳一声,提醒自家师妹,已是无意间暴露了重要信息。
灵梅也回过神来,赶紧捂住了嘴巴。
渊泉却当没有听见,笑道:“修行在个人,自是没有血脉牵扯之说,但那位扶摇子师叔,可不是一般人,他除了是一位修士,还是一位神祇!”
听到这话,灵崖和灵梅顿时不说话了。
龙旭也是抚须而笑。
唯有陈娇一副不明所以的模样,朝着其他人看去,问道:“我家兄长,怎的成神了?这……这又与我有什么关联?”
“你呀。”龙旭不由笑了起来,“也对,你最近几年,几乎日日用功,每日里甚少有闲暇,便是有了空闲,也要去琢磨功法玄妙,师叔也是忙着闭关,没时间教导你,其他人敬畏扶摇子,不会说得那般详细,以至于你竟连此事,都不甚知晓。”
说着说着,他又看向渊泉。
渊泉则简单说了些陈错的事迹,主要是得了河君之位的事,加上还有灵崖与灵梅这两个当事人在场,自然说得明白。
待得一番话落下,陈娇已是瞪大了眼睛,随即露出了与有荣焉的表情,看的灵崖一阵羡慕。
渊泉借着话锋一转:“扶摇子师叔既成神灵,自是泽被血脉,毕竟寻常信徒只要念叨念叨,往往就能寄托念头,甚至神祇有心,还能反馈神通,更何况是血脉相连的血亲?”
龙旭点点头,补充道:“而且,寻常神祇,往往并无肉身,以信徒之身为命,神灵权柄为性,但扶摇子还有肉身,并且五服之内,亲眷尚在。”
灵梅眼中一亮,道:“我明白了,这近似于神打之法,就像是请神降临在身一样!”说完,满脸羡慕的看着陈娇。
“还有这种说法,”陈娇闻言颇为诧异,“那我家中大兄和母亲……”
“若是扶摇子有心,皆可分润神通,不过……”龙旭意味深长的道:“你亦是入了河东,经过大河时候,也才有所感应,其他人远在南天,更是天高路远啊。”
渊泉也道:“不错,而且这种法子,其实也看神灵位格,越是强横的神灵,加持的神通术法也就越是强横,不过扶摇子师叔虽然道行惊人,能逼世外飞升,但到底是新晋神灵,不见得能分润太多神通,但总算是让小师叔有了个护身之法,在神藏中有了一份底牌。”
陈娇闻言心中一暖,跟着又暗叹起来。
如今,她也已经长大了,现在回想起少女时的种种经历,自然也知道家中对二兄是个什么样子。
“唉,母亲啊母亲,你当初何等偏心,却不知二兄因此有了芥蒂,是失了多大的机缘!”
渊泉又道:“这血脉神念相连,乃是相互,想来小师叔抵达此处的事,扶摇子师叔也该有所察觉了。”
.
.
“该是小妹来了。”
河君庙中,陈错忽然眼睛半睁,眼中闪过一点桃红色彩,隐隐有村庄小溪之景象闪烁。
“她果然是入了定心门中,也踏上了修行之路,此番过来,肯定是神藏开启在即。”
心念一动,陈错却不由摇头。
“不过,这桃源奥秘着实诡异、玄妙,就算只是一块桃源碎片,想要用葫芦彻底吸纳,至少也得耗费半年功夫,然后再参悟……”
想到这,陈错忽然睁开了眼睛,眼中的桃色光影顿时消散。
“这般看来,为了加快速度,得选用第二种方法了,先将掌握的四行四念彻底刻印在小葫芦上,加深我与葫芦之间的联系,按着推算,该是能更好的吸纳残缺桃源,只是在这期间,我要以意志刻画,也不便分出化身……”
他抬眼朝着一个方向看了过去。
“之前也就罢了,如今既然小妹来了,总要护一二的,若因我无暇分心,而生出异样,总是不美,总要有些布置的,好在如今我也算是一方神祇,正好给她个便利。”
一念至此,陈错微微一笑,伸出手指轻点额头,就有一点金光生出、
“去!”
随着一声落下,这一点金光就飞了出去。
待做完这些,陈错一张口,吐出小葫芦,而后随手挥洒,三道光芒缠绕其上,跟着意念转动,三道意念自眼中激射而出,亦缠绕在葫芦之上。
淡淡的威压,在庙中蔓延。
.
.
陈娇却并无任何察觉。
此刻,她乘坐的飞舟微微震颤了一下。
龙旭手上印诀一捏,就道:“到了。”
飞舟轻巧停下,而后缓缓落下。
陈娇、灵梅小心的朝下面张望,入目的乃是一条山脉。
“这里就是云丘山,是神藏的入口所在,昆仑的人就在里面等着。”龙旭说着,忽然压低声音,“有一件事,得提前告诉你们,等会见了镇压入口之人,记得要恭敬一些,他怎么说,咱们就怎么做,免得节外生枝,我还会为你们引荐几人,记得要礼数周到。”
“尊令。”灵崖等人点头称是。
但灵梅明显还有疑虑,欲言又止。
龙旭看了她一眼,道:“如今镇在入藏之处的,名为紫玉……真人。”
顿时,几人脸色皆变。
“真人!归真!得了真人封号的归真修士!”
“不错,之所以不提前告知你等,就是防止你们提前知道,令他有所感应,泄露信息,”龙旭说着,催促几人,“好了,下舟之后,赶紧过去,其他几家的仙人,应该都已经到了。”
听到这话,陈娇、灵崖,甚至连渊泉老人都露出了期待之色。
渊泉更是直言不讳,笑道:“如此说来,小师叔那位兄长应该也在了,正好去见识见识!见一见这位惊才绝艳的顶尖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