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玄幻小說 我真不是魔神 愛下-第五百零八章 有客將來相伴

我真不是魔神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魔神我真不是魔神
寒黎,仰望着头顶的星空。
一轮圆月,当空临照。
但照耀世界的,不止是圆月。
还有着一团阴影。
一环又一环,好似层层叠叠的堆磊在一起的阴影。
那是深渊!
名曰深渊的外层世界!
祂的轨道,俘获了一个新世界。
也就是寒黎的世界。
和过去无数岁月一样。
任何被深渊捕获的世界,最终都将被拉入深渊。
碾碎、消化、改造。
世界的生灵,都会被杀死
灵魂被吞噬或者撕碎。
然后在那条滚滚的冥河中,与来自其他世界的灵魂碰撞、融合。
最终成为一条深渊蠕虫。
深渊世界恶魔们的源头。
这就是寒黎所知的事情。
她从深渊世界所知的事情。
她耳畔呓语告诉她的事情。
以及她的灵能反馈而来的事情!
深渊在呼啸,在翻滚。
寒黎能明确的感知到,那冥河之中的呼唤。
堕落吧!
凡物!
投降吧!
人类!
跪下……重新接受我的恩赐……
你将成为深渊的公主。
诸如此类的呓语,从深渊的阴影中,不断涌来。
深渊在诱降。
也在威逼。
寒黎的眸子,能看到那一个个在深渊的阴影中,影影绰绰的出现的恶魔领主。
每一个的强大,都是超乎想象的。
也是她现在不可能战胜的。
但是……
猎魔人少女只是冷冰冰的直视着那一团团阴影。
她想起了很多很多。
老师躺在那太空舱的舱室中。
眼睛平静的看着她。
没有半分的犹豫,也没有半点情绪的拨动。
他坦然接受了自己的命运。
为了其他人,甘愿自我牺牲。
寒黎也想起了,自己在东临大学附近的小区地下车库所见的场景。
可敬的战士们,在绝境中也没有后退一步。
打光了所有子弹,也丢光了所有手榴弹。
最终他们被蛛魔撕碎。
但他们的骸骨,依然是向前。
这说明,他们到死也没有后退一步!
为了东临大学的学生和妇孺们。
这些可敬的人,战斗到了最后一口气。
寒黎想了起来,自己捡到的那张照片。
被腐蚀的已经看不清模样的照片上,那依偎着在一起的情侣轮廓。
人民军第五空降师第三快速反应营上尉余爱国。
这番号,这名字,这照片。
在她眸子里燃烧起来。
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充满了力量。
猎魔人少女直视着那渐渐清晰的深渊轮廓。
她乌黑的长发在月光下随风飘舞着。
每一根发丝都直立起来。
向着那看似不可战胜的深渊咆哮、示威!
“即使坠落最深最暗的地狱!”
“哪怕化身最毒最恐怖的怪物!”
“我也绝不会低头!”
她的身影在月光下倒映着。
影子中,隐隐约约,似乎有着一条尖细的长尾。
她即是猎魔人寒黎,也是服下了自由药剂的魅魔领主寒黎。
一个没有属下,没有领地,也没有随从。
一心只为了抵御深渊侵蚀,守护自己世界的自由领主!
“深渊的领主们……”
“你们来吧!”她抽出那柄灵刃。
那位神秘的书店主人,特意归还给她,为她加持过力量的灵刃。
灵刃之中,鲜血一样的颜色,在蔓延。
像纹路一样,也如符文一般。
更像是一条,从灵刃中孕育出来的,以深渊恶魔为食的畸形蠕虫!
直到此刻,这灵刃才算真正开锋!
灵刃中孕育出来的蠕虫,在诞生后,就做出了它的第一个选择,也是最后一个选择。
狠狠张开那由灵能幻化的,长满了利齿的畸形口器。
一口就咬在了猎魔人少女的手腕上。
从此……
生死相依,祸福相随。
人在刃在,人亡刃毁!
寒黎被这一口咬住,她的脸,立刻痛苦的抽搐起来。
但她反而笑了起来。
“深渊的恶魔们……”
她舔着自己丰满、鲜艳的红唇。
雪白的贝齿,一颗颗的变得锋利。
“我可是以你们为食的人啊……”
耳畔,窸窸窣窣的呓语,忽地响起来。
寒黎聆听着。
她知道,这亚姆尔先生,在通过那本《上层深渊考察报告》,向她传递着来自迷雾中的主宰的意志。
“三日之后……”
“时空门口……”
“援军天降!”
“有援军?”寒黎疑问着:“与上次一般吗?”
她回忆起了,那些不知疼痛,不惧生死,没有疲惫绿皮大军。
也回忆起,那从天而降的火焰生物。
但,她的眼瞳中看到的,却是和她一样的人类。
“人类?”
“另一个世界的人类吗?”
“像小艾说过的物质世界?”
她从小艾口中,曾经得知过,在深渊世界的另一侧,有着名为主物质世界的晶壁系。
那边的人类,有着神明们的庇佑。
一个个高举神座的神明,守护着物质世界,驱逐着那些深渊恶魔们的侵蚀。
小艾所在神系,甚至还曾反攻深渊。
祂就是反攻时,被滞留在深渊的远征军的幼崽。
来自爱刺天族的小天使。
…………………………
漫天黄沙,铺天盖地,遮蔽着阳光,也遮蔽着视线。
冉冰慢慢的走在其中。
已经二十天了!
她坚定的前行着,追逐着保护伞的味道。
但是……
她感觉,自己要撑不住了。
“沙耶……沙耶……”
“我可爱的女儿……”
“我善良的女儿……”
耳畔的诡异歌声,越发的清晰。
她能感觉到,那歌声的主人,在不断的催促她。
催促她快点回到母亲温暖的怀抱,乖乖的当妈妈的好女儿!
至高母神、孕育万千子嗣之森之黑山羊的女儿!
所有黑山羊幼崽的长公主!
可是……
“还不行!”冉冰说道:“我还不能倒下!”
她已经很久没有睡觉。
也很久没有进食了。
因为她不敢睡觉,也不敢进食。
她害怕,一觉醒来,自己就已经是沙耶。
一个看着是人类,实际上是吞食天地的怪物。
她更害怕,自己一旦吃东西。
就可能会疯狂的将世界吞食。
黑山羊幼崽的长公主。
注定要吞食天地,成就旧日。
而所谓的旧日……
她现在,已经知道了。
旧日,便是过去,就是曾经,就是历史。
一个世界的过去,一个文明的曾经,一个族群的历史。
准确的说,是一个死亡世界的过去,一个悲哀文明的曾经,一个灭绝种族的历史。
当世界将死之时,那世界上的文明,便会在悲哀中,痛苦而绝望的毁灭,作为文明载体的种族,则在这残忍而痛苦的毁灭中,被绝望、恐惧、诅咒、混乱所支配。
整个过程,将持续数十年,甚至数百年。
最终,在绝望、恐惧、诅咒、混乱的孕育下,在文明的悲鸣和痛苦中,在世界的残骸里,诞生出旧日。
任何目睹旧日支配者的行为。
就等于直视那悲惨世界的死亡,目睹那悲哀文明的绝望,感受无数生命的恐惧、诅咒、哀鸣与最后的疯狂。
歇斯底里的绝望疯狂!
于是,目睹者本身,就会被这疯狂侵蚀、支配。
而冉冰知道,自己的世界。
就是孕育旧日最佳的温床。
而她则是最佳的选择。
所以,她不能睡,也不敢睡。
“我必须找到保护伞的总部……”
“终结这一切的灾难……”
“然后让世界回归本来……”
这很难。
但她必须去做。
不然,世界就将不可避免的走向死亡。
人类文明,将悲哀的成为旧日的温床。
现在的所有幸存者,都将被吞噬。
化作养分,成为恐惧与绝望的源头。
于是,她只能坚定的,坚持着自己的信念,向前走去。
哪怕,她能清楚的感知到自身,正在日益的非人化。
昨天,手上长出了一只眼睛。
前天,左边的额头里,有着一条触手伸出来。
而现在……
她的脚底,有着十几个肉球,正在孵化。
她在畸变。
每过一天,她作为人类的身份,都在衰弱。
而作为旧日的痕迹,则越发明显。
她的母亲,对她的爱与重视,也在日益增长。
忽地……
冉冰在沙尘暴中,看到了一个影子。
她看着那影子。
嘶!
她的喉咙里,发出野兽般的嘶鸣。
手中的枪灵,幻化成一杆多管霰弹枪。
“谁?”冉冰努力的发出人类的声音,问着那影子。
但那影子却随风消逝。
只在空气中留下一点味道。
这味道中,有着信息。
感受着这些残留下的信息,然后的两只眼睛,慢慢的紧缩起来。
“有另一个世界的人,可能会降临我的世界?”
冉冰咧着嘴。
她的嘴,那张樱桃小嘴,像被剪刀剪开了一样,彻底裂开。
但没有半点鲜血流出,更没有半分皮肉裂开的痕迹。
只有一条条,从她嘴里长出来的触手。
这些触手的前段,全部裂开。
和花蕾一样。
吼!
野兽般的吼叫,震动天地!
这对异世界来客的震慑。
也是对他们的警告。
若敢对她的世界,对所珍爱和宝爱的世界乱来。
那么……
休怪她无情!
她可是……
至高母神的女儿……
所有黑山羊幼崽的长公主!
注定将要成为旧日支配者的人。
……………………………………
风,从奎尔丹纳斯岛的高地掠过。
一个又一个的太阳精灵,在晨曦中,迎着朝阳。
他们集体礼赞:“赞美太阳!”
阳光沐浴下,太阳之井的池畔,那金黄色的井水,汩汩的沸腾着。
一株小树苗,轻轻摇曳。
祂的根系,深入这太阳之井的深处,不断的从虚空抽取着能量。
祂的叶片,则挥发出大量金色的水雾。
这些水雾,在晨曦中,浸入太阳之子的肌肤。
希尔瓦娜斯猛地睁开眼睛。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她看向太阳之井。
金色的井水中,荡漾着波纹。
那迷雾中的书店,在其中若隐若现。
她匍匐着,她屈膝着。
她也明白了。
“神谕!”希尔瓦娜斯看向她的族人们。
“进军希利苏斯!”
“进军甲虫之墙!”
“为了我们的至尊!”
至尊,就是那位迷雾中的书店主人。
也是赋予了高等精灵们新生的存在。
曾经被天灾蹂躏的奎尔纳斯王国,现在已经是‘太阳精灵王国’。
再也没有人敢来威胁王国和同胞们的安全了。
无论是那些卑劣的联盟,还是那些野蛮的部落。
或者天灾,或者燃烧军团。
在至尊的庇佑下,新生的太阳精灵们,已经重建了自己的家园。
现在……
在太阳之井畔的那颗至尊的母树的指引下。
希尔瓦娜斯知道。
她的至尊,将要降临这个世界。
带着祂的小可爱们来访。
不能让任何人,打扰至尊。
这是太阳精灵们,唯一可以为至尊做的事情。
所以……
希利苏斯,必须被清场!
任何人……
联盟也好,部落也罢。
天灾还是天灾的主子。
乃至于所谓暮光之锤……
统统去死!
希利苏斯,将成为太阳精灵们绝对控制的领地!
任何胆敢阻拦的人……
太阳精灵,都会撕碎!
赐予他们痛苦的毁灭!
……………………
小蛮从黄土中爬出来。
生着六臂,但长着妖娆的小脸,浑身充满了诱惑,几乎和人类女子一般无二的修罗怪物从天而降。
她的手臂上,每一个都抓着一只天魔。
奄奄一息的天魔。
被她折磨到连反抗的力气也没有了的天魔。
六臂修罗将这些天魔丢到了小蛮面前。
没有说话,她就再次升腾起来,去追捕天魔。
小蛮看着那些已经被那修罗的神通,彻底禁锢和封死的天魔们。
她走过去。
手中的长剑上,魂火升腾起来。
一朵朵魂火,落到了那些天魔身上。
魂火煅烧起来。
这些天魔,无一幸免,具备魂火点燃,成为了一堆堆燃烧的柴薪。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所有魂火,全部吞入腹中。
接着,她盘膝坐下,开始消化。
这已经是小蛮与那诡异的修罗合作的第二十天。
若从最初相遇开始计算,则是两个月了。
两个月来,小蛮与修罗,形成了某种奇异的共生关系。
这些天魔……
那修罗,似乎在吞噬和吸食这些天魔的某种东西。
但……
她无法真正杀死这些天魔。
所有死去的天魔,都会回归虚空。
而小蛮,却有着魂火,魂火可以彻底的消化这些天魔。
于是,双方的关系,融洽无比。
一方杀戮,一方煅烧。
正是因此,小蛮的修为,突飞猛进。
如今,已经凝聚出了第一颗杀丹。
此丹名曰:戮!
戮者同心!
玄君以之为自身立基之丹。
一颗戮丹成就,便有着种种神通自生。
所以,小蛮的魂火,现在不仅仅可以用来摄魂了。
也可以用来烧薪。
为天地为薪,万物为铜,阴阳为火。
烧的薪柴越多,戮丹便越强!
当戮丹被烧到某个极限,那么,小蛮就可以尝试凝练玄君的第二枚剑丹。
这就是玄君独创的修炼之道。
不求长生,因为不需要。
一剑在手,吾既天地日月。
连时间也可以凭着剑意凝固。
区区寿元,随手可得。
哪怕是现在的小蛮,也不需要担心什么寿元了。
只要有薪柴,她就可以永远的活在当下。
此外,玄君也不求神通。
同样是不需要。
有剑足矣!
假如一剑不能诛敌,那就只能说明还不够强!
像玄君那等存在,一剑挥出,就可以斩断星辰,燃烧日月。
而小蛮现在,则勉强可以一剑截山。
即使面对天魔,她也可以战之。
哪怕是元婴境的天魔,也未必会败!
只有那诡异的六臂修罗,小蛮没有把握。
因为那东西,给小蛮的感觉,无比古怪。
她似乎有着灵智。
甚至还很清醒。
这是天魔中的那些仙神级数的天魔,也未必有的能力。
一边修炼着玄君的剑典。
将那一朵朵魂火,游走血肉。
让自身的剑意,随着魂火,浸润进身心与脏腑。
为下一枚剑丹,打好基础。
她另一边,还分出心思,思索着那六臂修罗的怪异。
“我与她……恐怕是在与虎谋皮……”
这是很显然的事情。
那东西,也在不断的成长。
而且,因为小蛮的缘故,她可以毫无顾忌的去猎杀那些天魔。
胆子也越来越大。
二十天前,她还只敢捕杀那些落单的天魔。
如今,却已经敢对一个个天魔群落发起突袭了。
再这样下去……
总有一天,她会不需要小蛮。
小蛮知道,修罗这种东西,不是人类。
不能相信!
但没有办法!
她这二十天来,已经走出大山,来到了这片天地。
此间的城市、乡村,都已经成为了废墟。
厚厚的黄土下的避难所里,长满了蜘蛛网。
各种毒虫与植物丛生。
这边,似乎早已经没有了人类的痕迹。
连妖类也已经绝迹。
所以,即使是与虎谋皮,她也不得不如此!
正想着这些。
小蛮忽地感觉到了,大地在脉动。
咚咚咚……
咚咚咚……
在大地的脉动中,她听到了那地核深处的钟山在滴溜溜的打转。
她忽地明白了。
这是神山在雀跃。
烛龙的神山,在欢呼!
欢呼什么?
门要开了!
新世界的客人……要来了。
“新世界?”小蛮皱起眉头。
脚下的大地,给了她回答。
那是神山最终向往之地。
也是世界的新生之地。
终有一日。
这个残破的世界,将带着那地核中的神山,奔向祂的最终目的。
与阔别已久的兄弟,再次聚首。
祂们将再次聚首!
被打碎的世界,终究合一。
因为,这就是宇宙的规律。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