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bbk7優秀都市小說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第一千九百二十八章 夜幕悲歌(上)!分享-ien4i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小說推薦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太原驿馆。
一场大战一触即发,禁军和玄夜等突厥奸细,决战于驿馆东面,禁军这边在独孤信的率领下已经摆好雁形阵,而独孤信作为禁军之中的最强战力,自然是站在了大阵最为核心的位置,他的直接对手,是敌方最强之人玄夜!
在武道境界上,独孤信和玄夜均为宗师初期,独孤信的优势在于他一身精妙绝伦的剑法,如果只比拼剑法的话,天下间能够胜过他的人,不超过十个,而玄夜的优势在于他那诡异的身法以及层出不穷、令人防不胜防的各式攻击偷袭手段!
今天早晨,独孤信曾和玄夜交手于城南,不过当时玄夜这边是以多打少,而且他们还使了暗器、毒药等各种下三滥的偷袭手段,这才令独孤信不敌落败、并身受重伤!
如果正面对决的话,玄夜未必是独孤信的对手!
但这个世上没有那么多如果,两军对垒,最重要的是最终胜负,而不是过程中所使用的的手段,成者为王,败者为寇,而今对于独孤信和玄夜来说,这就是一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战争!只有胜利者,才能存活下去!
不过,现在的独孤信重伤未愈,一身实力最多只能发挥五成,如此一来,他的胜算就极为渺茫了!
“铿~!”
天使遗留的缘分 断了尾的鲸鱼
独孤信提起手中长剑,真气灌注剑身,长剑发出“铿”的一声剑鸣!宝剑有灵,这柄宝剑是当年独孤家请铸剑大师张鸦九铸造,虽不如鸦九剑那样有名,但亦是锋锐无匹!
自独孤信武道小有所成时,这柄剑便一直伴随他左右,剑曰无名,但倒在这柄剑下的高手,却不乏成名已久的绝顶高手!此刻,这柄长剑似乎能够感受到主人内心的决绝和视死如归,剑身在发出剑鸣的同时,竟然轻轻地颤抖了起来,那是兴奋,亦或者是焦急!
由于之前还在养伤的缘故,独孤信身上并没有穿着铠甲,他身上只穿了一件白色长衫,外加一个黑色的披风,此时,独孤信的长发和披风无风自动,前一刻他还是一个看似孱弱的伤兵,但这一刻,随着他撩起长剑,将真气灌注于剑身时,他一身气势也很快攀至巅峰,从气势上来说,此时的他丝毫不弱于他巅峰的时候!
感受到独孤信身上迅速攀升的气势,玄夜不由心中一惊,暗道独孤信的实力当真已经完全恢复了?这完全没有道理啊!就算他留在独孤信体内的毒全被公孙良给解了,独孤信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恢复至巅峰状态,除非独孤信是神仙,百毒不侵!
流氓過來當奶爸 玖夜瀟
“孤风剑法~!”
玄夜此时心情很复杂、很难以置信,但独孤信却根本没有给他机会继续多想,只见独孤信脚一蹬地,整个人腾空而起,他左手捏了个剑诀,右手持长剑,使出一连串繁奥复杂的剑招,他在空中前行的速度再次暴涨,连人带剑,宛若夜幕下的一道流光,径直刺向了对面站在最前面的玄夜!
这是独孤家的家传剑法——孤风剑法,论剑招,孤风剑法自是不如独孤九剑精妙,但一来独孤信练这套剑法已经练了十几年,早就已经达到了融会贯通的地步,这个世上的剑法没有绝对的好与坏,任何剑法一旦达到融会贯通的地步,其威力都不容小觑。此时独孤信之所以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孤风剑法的前七个剑招给一股脑地使出来,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这套剑法已经深入他的骨髓了,举手投足间便能自成剑招;
二来,当初李泽轩推演出独孤九剑的剑招并传授给独孤信之后,独孤信发现自家的孤风剑法竟然和独孤九剑存在些许共通之处,两相互补之下,孤风剑法也得到了完善,此时独孤信使出的孤风剑法便是经过改良过的,其威力远胜于从前!
快!
独孤信原本距离玄夜也就只有二十丈左右的距离,但他身剑合一,在剑招的催动下,他连人带剑简直是快若流光,二十丈的距离瞬息即至,玄夜脸上吃惊的表情还未完全收起来,独孤信的剑便已经来了!
重伤未愈、实力大损的独孤信竟然一上来就选择了主动出击、而且一出手就是没有任何花把式的必杀一击,在此之前,谁又能想到独孤信会以如此霸道、强势的方式出击~?
万千风华 冰凌无殇
禁军们傻眼了!
独孤信早上在城南被伏击,身中剧毒且身受重伤,险些身死,这个消息禁军们几乎全都知道,在他们看来,经过了一天的调养,独孤信最多只是恢复了一部分实力,也不可能达到巅峰时的状态啊!但现在是什么情况?独孤信周身那凛然肆虐的剑气,可不像是一个身受重伤的人能散发出来的啊!
玄夜身后的一干突厥奸细,此时也傻眼了!
他们来驿馆之前,赵德言和玄夜不是说过独孤信身受重伤、已是强弩之末吗?但现在独孤信表现出来的实力,哪有一点强弩之末的样子?
“吼~!”
霸道神探的死神少女 黑夜狸猫
独孤信的这一剑虽然很快、很令人猝不及防,但玄夜毕竟是宗师境高手,经过短暂的吃惊后,在强大的死亡威胁笼罩下,玄夜大吼一声,他没有抽剑去抵挡独孤信的剑招,而是选择直接使出全力闪身后退!
独孤信这一剑凝聚了自身全部实力,而且剑势已然大成,面对这巅峰一剑,玄夜不敢在仓促之下正面迎战,而且他最擅长的是刺杀和暗器,而非正面搏杀,所以此时的他,唯一的选择便是退,暂避锋芒,待独孤信一击不成再度换招的间隙,他再出手给与独孤信致命一击!
玄夜的轻身功法本就要比独孤信高明,尽管是后一步发动,可他还是险之又险地躲开了独孤信这必杀一击!只是他虽然躲过了,但原来站在他身旁和身后的其余突厥奸细就没有这么好运了!
独孤信这一剑来势凶猛、一往无前,剑身周围那激荡的剑气,宛如实质的刀刃一般,直接划向站在玄夜附近的人,那些来不及逃跑的突厥奸细们,几乎全部被独孤信这至强一剑的剑气所伤,转眼间十二名突厥奸细全部受伤倒地!
“可惜了……”
看着自己这一剑造成的战果,独孤信微微摇了摇头,心中忍不住一阵失望!
方才那一剑,理论上来讲,以他现在的这种状态是不可能使得出来的,但空前的绝境,激发了他身体的巨大潜能,再加上他方才调动了体内几乎所有的真气去使出孤风剑法的前七剑,所以才让这一剑的威力恐怖如斯!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独孤信很明白自身的情况,他心里清楚,以自己现在的身体状态,如果按照正常的进攻节奏,是根本没有机会打败玄夜的,因为他耗不起!
独孤信就是打算趁着玄夜还未完全做好准备,在对方猝不及防之下给与至强一击,若是这一击能将玄夜重伤,那其余的人他手下的两百多禁军都能自己解决,根本不需要他出手了!
但玄夜居然躲过了他的必杀一击,那事情就变得很是棘手了!
高手下山
一方面,经过这一剑,玄夜此刻肯定已经有了防备,即便他再度使出同样的剑招,也根本难以伤到玄夜分毫;另一方面,刚刚那一剑已经用掉了他体内大部分真气,同样威力的一剑,他很难再使出来了!
“咻咻咻咻咻~!”
躲过独孤信必杀一剑的玄夜,见此情景不由惊怒交加,要知道今夜他和天鹰带人过来偷袭驿馆,他们在人数上本来就不占优,现在独孤信一剑直接砍伤了他们十几个人,这让他们在人数上就更加不占优了!
花与年
如果独孤信再这么挥上几剑,那他的人岂不是全都要被砍翻在地、到最后场中就只剩下他一个人“光杆司令”了?
绝不能让独孤信再对他手下的人肆意屠戮了!
惊怒交加的玄夜,稳住身形后毫不停留,他一甩袖袍,五支闪烁着冷淡幽光的细针,分别朝着独孤信身体的不同位置飞身而来。
细针在空气中飞行的速度,甚至比先前独孤信人剑合一的速度还要快上几分!以攻代守,他要以犀利的攻击,牵制住独孤信,让己方宗师境之下的武者,不被独孤信这个宗师高手所击杀!
早上在城南已经“吃过亏”的独孤信,知道玄夜发出的这五支细针上肯定涂抹有剧毒,他自然不敢拿身体去硬接,但玄夜扔出的这五支细针,来自不同的方位,几乎将他的退路全部给锁死了,想依靠身法来躲避这五支不同方位的毒针,根本不太可能!
“独孤九剑——破箭式!”
面对这五支细针,独孤信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抡起长剑,使出独孤九剑中专门用来应对暗器袭击的破箭式,只见空气中一阵刀光剑影,那五支从不同方位而来的细针,全部被独孤信击中,“叮叮叮”一阵脆响,细针落在了青石板上!
玄夜的偷袭,也落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