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zrqe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笔趣-第205章 兒童節推薦-k0rpr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小說推薦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扶着安佳人坐下后,苏慕许想起来已经很晚了,要不是为了等她,大家这会儿都在自己房间,不会全都在客厅待着,又赶紧催她回房休息。
长辈们各自回房休息后,苏慕许还是激动的不行,一会儿抱着爷爷蹦跶,嘴里喊着:“我要当姐姐了!”
一会儿抱抱大哥二哥三哥,喊道:“我们要当哥哥姐姐了,好开心啊!”
最后给顾谨遇打了电话,“谨遇哥哥,我要当姐姐了,好开心!你开心吗?”
顾谨遇并没什么感觉,但苏慕许开心,他为她感到开心,“开心,你是不是开心的睡不着?”
重生之名門嫡妃
“有点啊!”苏慕许兴奋极了,“我心跳好快!”
苏老爷子忽然有点后悔。
扶襄 镜中影
应该再忍一忍,等她高考结束再把她接回来,这么激动影响睡眠,很不好。
苏慕白一眼看穿爷爷的悔意,赶紧劝爷爷快去休息,然后劝苏慕许淡定一点,好好学习是当务之急。
苏慕许对自己的成绩很有信心,只要不出意外正常发挥,她绝对能考上宁大。
苏慕林一直很安静,看小妹这么开心,告状的事自然而然搁浅了。
处在末端就末端吧,本来也不爱争。
要是顾谨遇敢踩在他头上欺负他,他分分钟反抗,就不信他敢不把他这个未来大舅子放在眼里。
这一晚,苏慕许激动到一点多才睡下,还是顾谨遇连麦给她唱歌哄睡着的。
三婶怀孕,是她复仇计划里至关重要的一步,她都恨不得三婶立马生了孩子,她就可以放开手干了!
不对,最起码得等宝宝满月了才行。
夜里,苏慕许做了个梦,说不清算不算噩梦。
一个奶娃娃,抱着她的腿,明明是个婴孩儿,却在求她。
“姐姐,不要杀我哥哥,求求你了。”
“姐姐,你要是杀我哥哥,我就不要你这个姐姐了。”
“姐姐,如果我哥哥死了,我妈妈会很伤心,我会恨你的。”
苏慕许是被吓醒的。
不是被梦吓醒,而是大姨妈提前一天造访。
调教大明
影帝的圈寵喵妻 封徊
嗨吳橋仙俠 二灰
换了衣服,苏慕许看了一眼时间,才五点半,她等于睡了四个小时。
靠在床头,她没开灯,脑袋不是多清醒,却也不想睡了。
这一个月来,安诺没有找过她一次,也没有任何人在她面前提起过安诺。
她不知道安诺回了老家以后的情况,也不知道三婶这一个月有没有去看安诺。
她不关心,也不想知道,只想一步一步来,稳妥的,周全的,进行她的计划。
乔珺雅也安生了,直播平台很少发短视频,也没找过她一次。
她问过三哥,三哥说她有意进娱乐圈,想进姑苏影视,被大哥婉拒了。
将来会签在哪儿,暂时无从得知。
顾满好像学乖了,私人会所休整不开了,他也不再出入灯红酒绿的场所,去过顾谨遇家三次,每次都不空手,也不进院子,说是孝敬他婶婶的,说两句话就走了。
武极神王 爱虾的鱼
孟盼晴拒绝过,没什么用,便收下,听了顾谨遇的建议,都丢在了杂物间。
一切好像都风平浪静了,身边没有人利用她,没有人哄骗她,也没人能伤害她。
可她仍是难以心安。
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经历过上辈子的悲惨,她的防备心,绝无可能放下。
就连顾谨遇,也出了高价,请了唐乾亲自带人负责她的安全,确保不会再出现任何危险。
想到唐乾,苏慕许笑了。
顾妈妈对唐乾的评价很简单。
这个帅哥有点冷。
这个帅哥有点酷。
这个帅哥有点呆。
顾妈妈有意认唐乾为干儿子,唐乾不愿意。
顾妈妈便拿甜食诱惑唐乾,唐乾还是不动摇,说了四个字——我可以买。
顾妈妈就很难受了,她是真心可怜这孩子,想给他一点家的温暖,他怎么就不肯给她这个机会呢?
陆添阳知道了唐乾的存在,简单了解了一点过去,跟顾谨遇商量由他来训练唐乾,让他真正的从内心强大起来。
顾谨遇同意了,但是要等高考之后,还要问问唐乾同意不同意。
苏慕许一直有一个疑问,顾妈妈都没有看到过唐乾的脸,是怎么认定唐乾一定是个帅哥的?
她确定唐乾是个背影杀手,那一双眼睛深邃阴鹜,尽显冷酷,可谁知道口罩下的鼻子嘴巴下巴是什么样?
难道因为她儿子帅,理所当然的认为他儿子的朋友也肯定帅?
天亮时,苏慕许接到了顾谨遇的电话:“许许,早安。今天要背的重点发给你了,背吧。”
苏慕许:“早安。我看下。emmm……我看了,都会呀。”
顾谨遇:“巩固复习不多余。”
苏慕许:“好吧,听老师的话。”
顾谨遇:“晚上见?”
苏慕许听着,笑了,霸道总裁又如何,谨遇高冷男神又如何,超级大帅哥又如何,在她面前,还不是有不自信的时候。
晚上见就晚上见呗,疑问句里连点期待都不敢,听着好可怜。
就冲他这三个字里包含的复杂情绪,她都不舍得让他失望。
“晚上见!”她很确定的答道,“么么拜~”
顾谨遇尝试着回应“么么拜”,嘴巴怎么也张不开,最后还是老老实实回了句:“晚上见。”
过了十分钟,顾谨遇发了微信,提醒苏慕许记得喝水,一定要保护好嗓子。
苏慕许答的特别好,没敢说她已经被爷爷叫下楼,正在吃各种看起来就很萌很好看的面点,都是爷爷提前让厨师特意为她准备的。
这个儿童节,苏慕许过的很充实,也可以说是有点累。
顾谨遇就可怜了,忽然不知道要干什么,浑身不自在,冷冷清清,凄凄凉凉。
洪荒之我已成魔 麟佑云
孟盼晴看着就想嘲笑儿子没出息,想想是自己亲生的,选择嘴下留情。
儿童节啊……
她儿子从来不过儿童节。
我的镀金时代
想想儿子的童年挺不幸的,孟盼晴的心情也低落了起来,再看儿子那百无聊赖得了相思病的可怜样,心里就闷闷的疼。
如果当初她态度坚决一点,逼着他爸爸退居二线,他就不会成为没有爸爸的孩子,也就……不会没有体验过儿童节的快乐。
孟盼晴看着看着,有点想哭,赶紧假装打哈欠,去准备晚饭。
秦姐陪孙女过儿童节了,今天没人给她打下手,她得提前准备。
刚起身,门铃响了,外面传来了一道嘹亮的声音:“孟阿姨,谨遇哥哥,快看看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