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2494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線上看-第一千四百八十七章 離開打算鑒賞-re5fe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小說推薦武俠世界的慕容復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自从慕容复那天说出那样绝情的话后,她心里同样空落落的,她不断告诉自己,这不是自己一直想要的么,可还是忍不住难过,一方面又为丈夫的事心烦着,所以才会在丈夫拒绝接受治疗后发那么大的火。
慕容复微微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练功房,这是这两天特别为了救治郭靖而临时建造的一个密室,郭芙将郭靖扶到这后,马上又去找了东方晴和程灵素来,另外还有王重阳和黄裳。
东方晴制定的计划第一环便是郭靖血液中的毒先逼退一部分,非极为深厚的内功不可办到,王重阳和黄裳正好合适,至于慕容复,他要负责替郭靖换血,自然不能过早消耗功力逼毒。
东方晴扫了二人一眼,“有劳二位前辈了。”
“呵呵,这没什么,能救郭大侠一命,老夫责无旁贷。”
“小友不必客气,说实话,老夫对你这计策佩服不已,能够亲身参与,是老夫的荣幸。”
两个老头笑着拱拱手,客气的说道。
其实他们对于牺牲一个人去救另一个人这种事还是有些不赞同的,但人家是自愿的,他们也不好说什么。
“灵素妹子,你那边准备好了吗?”东方晴又朝程灵素问道。
程灵素知道她问的是什么,当即点点头,“准备好了。”
随即从怀中取出一个盒子,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株普普通通的小花,已经干枯了。
“这便是七星海棠?”王重阳神色微动,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正是。”
“老夫早就听闻七星海棠号称天下第一奇毒,却一直未能得见,本以为不过传说而已,没想到世上竟有人能真正培育出来。”
黄裳认真打量程灵素两眼,“小女娃与毒手药王是什么关系?”
“毒手药王正是家师。”
“原来如此。”
婚姻呼叫转移 储君
驱魔天师阴阳眼 草小妹
慕容复扫了几人一眼,“闲话就不要说了,咱们马上开始吧。”
说完又朝跟进来的黄蓉和郭芙说道,“你们呆在这多有不便,就守在门外替我们护法吧。”
黄蓉欠身一礼,“有劳诸位了。”
郭芙也认真道,“多谢。”
二女离去后,密室石门落下,东方晴神色肃穆,手指上多出几根银针,嗤嗤嗤一阵疾响,银针激射而出,封住郭靖周身大穴,“开始!”
王重阳和黄裳闻声而动,两道浑厚无匹的劲力隔空打在郭靖背上……
天域苍穹 风凌天下
密室之外,郭芙脸上满是担忧,忍不住朝黄蓉问道,“娘,你说爹爹他……”
黄蓉微笑道,“你爹爹他吉人自有天相,肯定会没事的。”
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想着,“能做的都做了,现在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我也这么觉得。”
“对了,”忽然她想起刚才二人争吵的事,禁不住心中好奇,问道,“娘,刚刚你们说那孩子……爹爹为什么要怪你啊?”
黄蓉脸色有些不自然,“芙儿不要胡说,这孩子就是你……”
她本想说这就是郭靖的骨肉,可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
郭芙目光闪了闪,“娘,这孩子是不是爹爹的亲骨肉?”
“你怎么会这么问,”黄蓉脸色一板,“娘亲岂会做出对不起你爹爹的事。”
“那就好。”郭芙松了口气,转而笑道,“你说会是个弟弟还是妹妹呢?”
“这我怎么知道。”
……
时间过去五六个时辰,黄蓉母女二人等得愈发心焦,但石门始终不见动静,二女一颗心直往下沉。
就在这时,石门忽然打开,众人鱼贯走了出来,脸色均有些发白。
黄蓉正要开口,东方晴摆摆手,直言道,“现在还不知道结果,如果到了今夜子时他能醒过来,那说明没事了,如果不能,你们准备后事吧,不过在此之前,你们还不能进去打扰他。”
郭芙一下扑到慕容复怀里,“慕容大哥,我好怕。”
约定在白桦林 风鹏正举
慕容复抚了抚她的背心,“别担心,会好的。”
救治的过程是这样的,王重阳和黄裳全力出手,配合东方晴的独门手法将郭靖血液中的毒素逼退小半,而后慕容复施展北冥神功替二人换血,换血过程他还要分出一部分功力维持那老者的生机,最后程灵素将七星海棠配合几位毒药打入新的血液中。
整个过程很顺利,但这个方法毕竟是东方晴和程灵素凭空想象出来的,究竟能不能达到预想中的效果,谁也说不准。
安慰好了郭芙,慕容复没有多留,带着众人离开郭府,路上王重阳一直奇怪的盯着他,“看不出来,你小子的工夫竟还能给人换血。”
慕容复谦逊的笑了笑,“雕虫小技而已,不值一提。”
王重阳还待再说,慕容复话锋一转,“对了,我正好有件事要你帮忙,此前你不是问我要带什么话给皇帝么?”
西风又起
王重阳微微一愣,“怎么,你又想怎样?”
“我想过了,大宋皇帝的封赏不要白不要,也算给他个面子,你就替我转告他……”
随后慕容复将吕文焕的事简单提了提,王重阳听后先是一愣,随即隐约明白过来,不禁苦笑道,“你小子真是机关算尽,什么亏都不肯吃啊!”
“那当然,这件事就拜托你们了,务必让吕文焕重新坐上宣抚使的位子。”
书中游 卫风
“哼,放心吧,想来朝廷那边正为了封赏的事而发愁,你这一出也算替双方都解了围。”
“你们什么时候回去。”
軍事 小說
“快了,怎么,生怕我们不走?”
“那倒不是,只不过我也要离开襄阳城了。”
“你去哪?”王重阳不禁一愣,现在襄阳城正是如日中天之时,慕容复不亲自坐镇,好好经营,竟要离开?
慕容复苦笑一声,“没办法,咱就是奔波命,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过几天我要到草原走一趟,然后去趟大都。”
“为了女人?”
“算是吧。”
王重阳无语,“小子,别怪老夫没警告过你,色字头上一把刀,你既有心称雄天下,最好专心点,别分心他物。”
“这个不必你提醒,我自有分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