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mflr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 愛下-第四百九十九章 甯中則竟然主動!分享-3snyr

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
小說推薦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师娘,我真是正人君子
当林平之醒来的时候。
天色已经大亮。
他趴在平台上,朝着下面望去。
发现从千米高空望下去,有些看不太清到底有没有人。
自己的身体也恢复的差不多。
体内的内力也算有剩余。
身上的骨头都已经接好了。
爬起身,走到宁中则的身边。
林平之将宁中则扶了起来。
他将内力附在手掌上,轻拍在宁中则的后背上面。
神照经的内力直接涌入宁中则的身体。
开始查探起宁中则的伤势。
随着时间过去,林平之的眉毛皱得越来越深。
怪不得宁中则到现在没有醒。
她体内的伤势太重。
甚至还伤到了脑子。
“这可如何是好?”
林平之有些头疼。
他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才好。
神照经无疑是可以只好宁中则。
但是这得宁中则自己学会神照经才行。
林平之将神照经渡入宁中则的体内。
他想试试,能不能将宁中则的身体恢复一会儿。
只要能让宁中则清醒过来。
林平之就能将神照经传授给她。
随着一些神照经的内力渡入宁中则的体内。
宁中则身体却一点反应没有。
林平之无奈,被迫放弃这个形式。
他翻看着系统空间。
想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
能起到用处。
可是林平之失望了。
他空间里的东西虽然多。
但是治病疗伤的,却没有什么。
“对了,看看杀了令狐冲给的奖励是什么。”
林平之喃喃自语道。
或许,这个奖励,有用。
林平之查看着之前的系统提示。
“叮,恭喜宿主完成任务:杀死令狐冲,获得奖励:黄帝内经双修篇。”
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林平之愣了一下。
黄帝内经?
这个不是医书么?
林平之查询了一下脑海中的记忆。
原来黄帝内经,是一门修炼功法!
林平之愣了。
修炼功法?
可是黄帝内经不是只有两篇?
分别是灵枢和素问?
什么时候多了个双修篇?
林平之从脑海中的记忆得知。
双修篇是上古五帝中黄帝修炼的黄帝内经中,最特殊的一部分。
这是黄帝能夜御千女的秘诀。
不过这一篇,黄帝并没有流传下来。
只有灵枢和素问两篇传了下来。
但是现在江湖上能见到的黄帝内经,都已经成了医书。
因为上面的修炼部分,已经抹去。
林平之得到的黄帝内经,是未删减版的。
想到这,林平之眼中满是惊喜。
说不定,这黄帝内经,就能救自己的师娘!
他连忙查看起双修篇。
双修篇,意味着需要两人双修。
将两者自己的内力不断地循环。
可以用强者,扩展弱者的筋脉。
也能将内力种子留在对方体内。
这样就能让对方学会自己的功法。
这是一种能提高双方修为的独特秘技。
林平之完全可以用这双修篇,将宁中则给治好。
甚至将神照经传授给她。
而且宁中则没有修炼紫霞神功,只有普通的内功在身上。
影子传
林平之也丝毫不用担心宁中则,会因为多种内功相撞,而让宁中则爆体而亡。
可这一切的关键。
是双修。
双修则意味着要发生关系。
林平之陷入了犹豫之中。
这样固然能救宁中则。
但宁中则醒来之后,该怎么办?
她是自己的师娘。
自己该如何面对她?
想到这里,林平之不由把心中的念头抛弃。
“还是用神照经,让师娘先醒来片刻,再传神照经给她吧。”
林平之再度将手掌放在宁中则的后背。
他不断地将神照经内力朝着宁中则的体内渡去。
虽然神照经内力温和无害。
但是现在宁中则没有意识。
无法进行引导。
林平之也不敢过于刺激。
“咛……”
宁中则缓缓恢复了神智。
她睁开眼睛,看到面前空荡荡的天空。
有些白云似乎就在她的面前拂过。
这是哪?
这是宁中则的第一个念头。
不过,紧接着林平之便发出了声。
“师娘。”
林平之轻声喊道。
他收回手掌,扶着宁中则。
不过此时他盘坐着不敢动。
因为神照经内力使用过多。
林平之体内的神照经内力已经被九阴九阳神功压制。
大林子根本不受控制。
加上宁中则虽然有伤在身。
但是看上去依然美的不可方物。
“平儿。”
宁中则显然没有想到他们竟然还能活着。
她直接抱住林平之。
“师娘害了你。”
她的声音有些哽咽地说道。
林平之轻轻地拍着宁中则的背。
“师娘不用难过,是我自己愿意跳下来的。”
宁中则听着林平之这话,更是直接哭了起来。
不过,她似乎也察觉到有什么东西,硌着她。
伸手探去的她,瞬间将手收回。
她眼泪已经止住。
不过此时脸上却满是红晕。
“平儿。”宁中则白了林平之一眼,“现在生死关头,你还想这些乱七八糟的。”
林平之有些尴尬地笑道。
“还不是师娘太美。”
听着林平之的赞美,宁中则再次刮了林平之一眼。
她心中是有些欣喜的。
至少,在她看来,自己的丈夫岳不群不搭理她。
可是好在自己这个徒弟痴迷自己。
“要不然……”宁中则说到这里的时候,有些羞涩地看了眼林平之,“师娘帮你吧。”
林平之听着宁中则这话,愣了一下。
师娘这是什么意思?
林平之不解。
可是宁中则的下个动作,却直接将林平之吓了一跳。
宁中则的手,竟然朝着大林子抓去!
林平之心中一紧。
“师娘!你做什么!”
他急忙说道。
宁中则幽怨地看了眼林平之。
“怎么?平儿嫌弃师娘?”
林平之连连摇头。
“不,不是的师娘,平儿喜欢师娘都来不及,怎么会嫌弃师娘呢!”
他连忙解释着。
宁中则眼中带着失落之色。
她看着林平之,缓缓开口。
“你师傅已经很久没碰过我了,我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老了,还好平儿你不嫌弃我。”
“刚刚我看了下,咱们在上千米的高空,上攀无望,下爬也不行,也许我们会饿死,渴死在这上面。”
“现在就我们两人,平儿就不用把我当师娘,这次师娘帮你,而且师娘也很久没那个了。”
宁中则说着,朝着林平之伸出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