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5rg9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嶽州紀事 ptt-兒時朋友再相聚鑒賞-k8gr7

嶽州紀事
小說推薦嶽州紀事岳州纪事
初中同学张明灿携妻子李青突然回到岳州,让宁致远喜出望外,接到电话,喊上许芸,匆匆赶往岳州宾馆。路上,他打通了胡古月电话,让他赶紧来县城聚聚。
岳州宾馆已经由县建设投资公司这个国有公司从鹏云集团回购回来,经营方面没有受到冲击和影响。宁致远从车上走下来,看看一切如初的环境,脑海里浮现起肖芳的忧郁面容,心里想,有机会去看守所看看她。
走进大厅,张明灿大声呼喊着,上前紧紧拥抱。这一别快五年了,宁致远紧紧拥抱着死党,心里暖暖的,这些年各自打拼挣扎,唯有这份年少情愫永远纯洁。
坐在沙发上,看着张明灿曾经黝黑头发逐渐泛霜,宁致远感慨地说,灿娃,你老了。张明灿摸摸开始起皱的脸庞,笑着说,我跟你不一样,到点下班,敲钟吃饭,每天早上醒来,就要为一天的收入发愁啊!宁致远哈哈大笑起来,半天才收住笑容,微笑着说,别说得这么煽情,你现在可是千万级老总呢,我这是饿不死但吃不好,穿得暖但没品质!李青在旁边打趣道,你这是得了好处还卖乖呢。
宁致远笑着说,这个体会你是最深刻的,我没说假话,对了,你们的孩子呢?李青回道,保姆带着呢,这次我们回来,主要是想回灿娃老家重新改建老房子,他爸说了好多次了。宁致远问,修别墅哇?张明灿笑着说,京都别墅修不起,岳州别墅还是可以的,哈哈哈。宁致远回道,需要打招呼的事情你就说一声哈。
许芸这才走进来,一下子扑进李青怀里,热情地拥抱着。宁致远问,啥子电话打这么长时间?李青坐正身子回答,新来的县委办主任,真的是麻烦,理得特别细,每一笔开支签字前自己都要在笔记本上记下来,这不刚才又在问去年一笔欠账,给他反复解释了,还是犹豫不定的,生怕被糊弄了。宁致远笑笑说,人家小心点也是对的,你要习惯新领导新风格。许芸噘起嘴,一副蔑视样子。从小任性惯了,宁致远也懒得跟她计较,遂问道,你跟许凡说没有?晚上一起吃饭!许芸娇嗔道,就知道问许凡,他不来您吃不下啊?李青拉拉许芸,柔声说,芸芸,远哥是领导呢!许芸娇声说,是,宁常委,按照您的吩咐,许局长敢不来咩?一定按时赴约的。
银河之旅 星之梦翔
宁致远朝张明灿摇摇头,双手一摊,做出无可奈何的样子。张明灿嘻笑着说,芸芸,婚接了这么久,好久生个胖小子啊?你哥可是生了二娃了呢,每次打电话都给我炫耀。许芸脸红起来,李青打了张明灿一下,嗔怪说,你真是管得宽呢!宁致远和张明灿便大声笑起来。
晚上吃饭,饭局气氛格外轻松,但酒没少喝。宁致远和张明灿挨着小声聊着,胡古月不时插话几句。李青和许芸唠嗑着女人话题,唯有许凡坐在座位上肚子自勘自饮,一副怡然自乐的样子。
这时,赵东打电话过来汇报一个事情。宁致远刚交代完,张明灿一把抢过手机,有些激动地说,东子哇,我是张明灿,嗯嗯,今天刚回来,你马上来岳州宾馆,好久没在一起了,想你了,快来!说完,把电话递给宁致远,问道,东子现在什么职务啊?宁致远笑笑说,教育局长,大权在握啊。张明灿笑着说,还不是你安排的。宁致远也没解释,端起酒杯碰碰,一饮而尽。
赵东的加入,饭局气氛顿时热烈起来,酒杯换成了大杯,一连跟张明灿干了几个。张明灿明显不胜酒力,说话开始哆嗦起来,李青连连制止,但哪里劝慰得住。宁致远坐在旁边,不住地偷笑。李青咬着嘴唇,娇嗔地嚷道,远娃,你就幸灾乐祸嘛!宁致远挺直腰,敲敲桌子,脸上暗浮微笑,大声说,耶,李青,长威风了是不是,竟然敢喊我远娃,我可一直是你领导哈!许芸站在李青一边,大声嚷道,但青姐是你嫂子呢!宁致远啐道,走来,小丫头片子,半边去,大人说话不许插嘴!许芸推了推许凡的头,撒娇地嚷道,老公,有人欺负你老婆!许凡嘿嘿地笑着,自顾自夹菜吃。
赵东端起酒杯走过来,毕恭毕敬地说,致远部长,敬你一杯!宁致远站起来,拍着他肩膀说,嘘,别这么喊,我们是哥们。赵东诚恳地说,你是直接领导呢!宁致远心里泛起酸楚,曾经无话不说的兄弟被职务身份划出了界线鸿沟。喝了酒,宁致远正色地说,私下时候,过去怎么喊现在就怎么喊吧。赵东嘿嘿地说,不敢啊,被我老爸和王慧知道了,那不被批死才怪呢!宁致远动动嘴唇,却没说出任何话来,默默地放下酒杯,朝卫生间走去。
回到饭桌边,他看见许芸和李青轮流接电话,便朝许凡投过去疑问的眼神。许凡笑着说,跟韵诗姐通话呢。李青应该是在跟语嫣说话,神情十分柔和,不时向宁致远看一眼。
和张明灿、赵东、胡古月一起喝了一杯酒,放下电话的李青笑着说,你家宝贝嘱咐我,不许灌他爸酒,说她很快回岳州,以后就要管着你了。宁致远露出幸福微笑,埋头喝汤。
饭局结束后,张明灿夫妇上楼时说,明天你就不管了,我们随古月回卧龙乡。宁致远点点头,挥手告别,依依不舍地看着两位死党进了电梯。是啊,再好的儿时朋友,人到中年都会变得彬彬有礼。
送走许凡夫妇,宁致远示意赵东一起散步,两人便沿街往居家方向走。宁致远说,东子,最近我可能有变动,你在教育局长位置也不要久呆,有机会去长宁吧,毕竟王慧一个人在市里带着孩子很辛苦的。赵东点点头,幽幽说道,说实在的,我点都不想去长宁,现在王慧提拔为组织部人才办主任了,工作更忙了,经常辅导不了孩子功课,爸妈也催我上去,可是去当个科长,我也不心甘啊!宁致远深深吐出一口气,低声说,这个事情我来想办法吧,兰市长走了,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赵东笑着说,谢谢啦,有这份心就好的!对了,你下步去哪个位置?宁致远叹口气,半晌才说,根据我的判断,去政F任常务可能性更大,毕竟从宣传部长一步到位副书记跨度有点大。赵东露出开心笑容,激动地说,太棒了,你每一步进步我都比自己提拔还高兴!
宁致远很是感动地拍拍他肩膀,叮嘱道,这只是我的猜测,别透露出去了,包括王慧那里。赵东点点头,笑着说,放心吧!
隐婚萌妻:老公情深不换 四月晴
夜风轻拂,原本开始燥热的空气变得清爽宜人,两人嬉笑着聊起一些闲杂事物,一起缓步走在熙熙攘攘人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