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jxy超棒的言情小說 我殺了惡龍 愛下-第八百六十七章 國王和女王鑒賞-bdbyf

我殺了惡龍
小說推薦我殺了惡龍
大汉终究还是没有动手,因为茶壶里伸出一只手,把他拉回去了。
校园超级少年
一个女人挡住大汉,赔笑道:“大人想知道什么,尽管问我好了。”
這個男星有點帥 曹州二郎
“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我明明什么都没做,大家却这么敌视我,是因为我是外乡人?”格雷眯着眼睛弯下腰,笑眯眯的看着女人。
他没有问路,因为他本来目的就不是问路,只是想搞清楚这到底是不是白女巫毁灭的家乡而已。
霸情首席:千金寵愛 林月
不过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他已经百分之八十确定,这里应该不是,就算那个世界恢复的快,也不该有这么快,这么快就有生命和文明出现。
那可是毁灭世界,要是真那么容易恢复,白女巫也不会跑到纳尼亚去了,在自己的世界统治自己的人难道不舒服吗?
还有百分之二十就是,万一这个世界和四大王国差不多,有什么神奇的地方,能直接创造生命也说不定呢。
而且,当某个地方的人是这种态度的时候,那么通常说明这里有什么让他们害怕的东西,有什么事正在发生。
绝世卿狂:妖孽夫君你来追
“我们只是不太欢迎陌生人进入小镇,如果冒犯到你,我代大家向你道歉。”女人微微鞠躬。
大汉又生气了,不满道:“为什么要···”
血族修神 玄帥
他还没说完,女人轻轻踢了踢他的脚肚子,大汉便愤愤不平的闭口不言了。
“没关系!”格雷继续笑着,“我是来自远方的旅者,现在想知道自己到了哪里,哪里能买到地图!”
虽然今天自己的曙光无法照耀他们,但是作为一个好人,笑容是不会在他脸上消失的。
小茉莉欲言又止,格雷轻轻拍拍她,以示自己知道了。
那个女人在说谎,不过那并不是什么不可原谅的事情,自己也没有完全说真话。
“这里是翡翠城东边的白瓷小镇,如果你想要地图的话,镇长家有一副地图,你可以去问问。”女人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说了,然后紧张的看着格雷。
“好的,谢谢你。”格雷微微点头,拿出一枚银币递过去。
这么多人都不愿告诉他信息,这个女人愿意说,他很感动。
女人有些愣神,银币塞到手里也浑然不觉,等到格雷走开一段距离之后,才呐呐的说,“不客气。”
大汉也有些不敢置信,“他竟然说谢谢,还给我们钱?”
——————
“或许他不是坏人!”女人说道。
“那可不一定,你刚刚要是不拦我,我打他一顿,就知道他是不是坏人了。”大汉冷哼着反驳,颇有些为了反驳而反驳的意思,底气严重不足。
“你打得过他吗?”女人一点面子不给,直接关上门。
大汉可不愿认输,“我当然打得过,你别以为他比我高我就打不过他,长的高有什么用,我一拳就能把他打趴下。”
顺带一提,大汉只是样子是大汉样子,实际上身高是一米左右,而女人则在八十公分左右。
再次相遇的美丽邂逅
格雷听着后面的身影,顺着那女人的指点,来到一个比周围的茶壶都大几圈的茶壶前面。
登上茶壶前面的阶梯,格雷敲响大门。
“来了,请等一下!”清亮的声音传来,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镇长是个女人,格雷顿时觉得自己的运气不错,只要是女人,他觉得难度立马就降低一颗星。
没办法,谁叫他长了一张迷倒众生的脸,还有无与伦比的气质呢。
这些瓷器人样子和人类差不多,审美应该也很接近,自己的样子在她们眼中绝对可以称得上帅气。
格雷暗自高兴的时候,茶壶大门打开一半,然后里面的人看到他的样子,猛地又把门摔上了。
“爸爸,是个人类!”里面的声音惊叫道。
“人类?”又一个沉稳的声音传来,然后是叮叮的脚步声。
没一会儿,房门再次打开,一个瓷器男子出现在门口,“你好,我是瓷器小镇的镇长,你有什么事吗?”
别人能赶人,他不能赶,反而还要笑脸相迎,不然万一做错了什么,会给小镇带来灾难的。
“镇长你好,我想购买一份地图,或者看看你的地图。”格雷微笑道,不是女孩开门真是可惜了。
他全然忘了,刚刚就是女孩开的门,然后他就被摔在外面了,他的魅力一点用都没有。
镇长看了看他,觉得他气质温和,和自己以前见到的一些人并不一样,心下松了口气,笑道:“请进吧!”
格雷微微低头,走进茶壶内部。
“给这位先生倒杯茶。”镇长对女儿说了一句,笑道:“先生请坐下喝杯热茶,我去取地图。”
这里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小一号的,格雷小心地坐在椅子上,生怕一不小心就把它弄坏了。
“请喝茶!”女人端着一个小小的茶杯放到他面前,茶杯里冒着热气,但大概只够他一口喝的。
“谢谢!”
“你和那些人不太一样。”女人不怎么怕他,眼神好奇的打量着他。
格雷轻轻呼出一口气,还好,曙光没有完全消散,还是可以照耀到他们身上的。
他差点以为自己在纳尼亚的感悟全都白费了,是个人就可以抵抗自己亲善的魅力。
“那些人怎么样?”他微笑着道,准备探听一些情报,看看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事,让这些人这么担惊受怕的。
当然,他心中其实已经有了一些猜测,只是还需要信息印证。
“很···凶,一看就很厉害!”她本想说很坏的,但是话到嘴边,她觉得那样说出来不妥,万一这个人也是那些人的一份子,那小镇就危险了,所以连忙改口。
“有些人只是看起来比较凶,其实一点不可怕的。”
才交流几句,女人似乎已经对他放开戒备,“但他们就很可怕,还会打人,大家都很怕。”
“不能反抗吗?”格雷试探着问道。
“你肯定不是女王的人吧?”女人反问道。
“为什么这么问?”
“女王的人才不会让人反抗,他们只会欺压我们,你一定是国王的人!”她肯定的说道。
格雷心中点头,明白这个世界似乎有个国王,还有个女王,两者对立,女王貌似很残暴。
他正要继续问些什么,镇长出来了,“先生,你要的地图,你看看!”
他把地图递给格雷,然后不着痕迹的把女儿推开了。